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作为普通正义的过渡正义——《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一)
作为普通正义的过渡正义——《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一)
TRANSITIONAL JUSTICE AS ORDINARY JUSTICE
 
 Volume 117
 January,2004
 Number 3
 pp.761-825


  由于文章过长,因此我在这里仅对其前半部分的内容作出笔记,后半部分有待继续阅读及作笔记。





     《作为普通正义的过渡正义》阅读笔记(一)

  在法理学、比较政治学和政治理论的交叉领域,对“过渡正义”问题的研究迅速扩展开来。它涉及了法理、道德等方面的诸多问题,例如,新政权应不应当用具有追溯力的刑法和民法惩罚旧政权的官员?应不应当对旧政府的官员开展清洗运动?
  作者对这个问题作出两点相关联的主张。第一,他认为研究过渡正义的学者通常会犯错,即将政权过渡视为一个独立的主题。与此相反,作者却主张法律过渡和政治过渡存在于一个统一体中,政权过渡仅仅是这个统一体的终点,而且主张过渡正义与普通正义有连续性。第二,作者认为,如果过渡正义与普通正义相连,那么就不应当将过渡正义的措施视为没有道德依据或不符合惯例的,除非我们也这么认为固有的自由民主政体的正义体系。而有些论者却批判这些措施,认为它们因具有溯及力而缺乏开放性,而且它们会妨碍新政权为政治、经济的发展和国家的建立而采取的措施。
  针对提出的两点主张,作者进行了详细论证。
  一、概要
  1、旧政权向新政权的过渡产生了过渡正义的问题,旧政权的受害者要求新政权处罚旧政权之下加害他们的独裁者、法官等,并要求得到赔偿。
   过渡正义的手段包括审判、真相查明、赔偿、道歉和清洗。这些手段是包括经济、政治和法律改革在内的一部分过渡政策,它们经常但不总是与其它政策目标冲突,是否冲突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如何理解过渡正义。
  过渡正义的手段有多种形式:公开审判、真相查明、清洗或清除。
  2、评价过渡的标准
  过渡欲实现多重目标,有政治上的,也有经济上的,而过渡正义意味着不同于成功实现政治或经济过渡的东西:与文化和民主的承诺相一致的政治经济过渡。例如,人们保有财产权或得到赔偿;旧政权的官员不会因其法律行为受惩罚、不应被虐待,应当作为新政权的平等公民来对待;新政权的支持者不应从过渡中牟取私利。
  那么评判过渡正义的标准是:当严格地坚持开放原则导致政治崩溃、回到独裁统治时,过渡正义就未实现;当开放原则成为巩固自由民主政体制度的需要或与它的巩固相一致时,过渡正义便实现了。
  3、过渡的程序
  政治过渡有四种模式:一是由旧政权的掌权者发起的过渡;二是由反对者强迫掌权者接受的过渡;三是掌权者和反抗者协议引起的过渡;四是外来民族强加的过渡。
  过渡模式的不同导致过渡正义的不同:由旧政权的掌权者发起的过渡,过渡正义时有限的;掌权者和反抗者协议引起的过渡,过渡正义比较中庸、温和;其他两个的过渡正义比较重大、有意义。
  4、历史和例子
  作者让人们在三次民主化浪潮中审视过渡正义,并列表分析一些国家在政权过渡中存在的过渡正义。
  二、对一些问题的分析,这些问题被认为是过渡正义所面临的特殊困境
  1、削弱了新政权中有经验的官员
  政权变化后出现的一个问题便是如何为新政权选拔官员。起诉和清洗为新政权的拥护者扫清了道路:对旧政权的官员进行审判或清洗。而新政权由此也陷入了人事困境:一方面,旧政权的根深蒂固,使得其官员的业务水平和控制能力很高,而这种业务水平和控制能力是新政权迫切需要的,另一方面,旧政权的根深蒂固及其官员的垄断地位,又使得人们对取代迫害他们的旧政权之官员的要求更强烈。
   一些论者将人事困境作为反对过渡正义措施的理由提出来,认为它是极端的解决方案,而最好的解决方案是既保持旧政权大量有用的关键人物,又清除了对新政权或大量公众存在威胁的官员。然而,实现这一平衡非常困难,作者指出在未发生过渡的情况下也存在这种人事困境,并且也难以实现这一均衡,类推说明过渡情况下同样难以实现,并举例说明,由此人们可以看出,人事困境并不仅仅是过渡正义所产生的特殊问题。
  2、扰乱财产权
  许多国家发生过渡之前,政府从个人处拿走财产,将其给予官员、穷人,或由政府保存。过渡之后,最初的财产所有者提出返还其财产或赔偿损失的要求,有些政府同意这些要求,有些则限制赔偿或拒绝赔偿。
  有论者认为赔偿方案会扰乱财产权。他们认为,要想实现成功的政治、经济转变,必须重视人们的权利,建立对待财产权的良好环境,而实施赔偿方案则会给税收及其它活动加上沉重的负担,还会使这些赔偿主张在市场经济中产生冲突(冲突由赔偿的不确定性引起,包括权利是什么,谁享有这些权利以及如何实施,从而模糊了善意第三人对财产权的判断)。
  过渡政府也总是用多种方式来限制赔偿以使财产权的不确定性达到最低限度,如给予部分的补偿、规定程序上的要求、或让措施既反映赔偿性的目标又反映非赔偿性的目标等等。
  还有论者认为赔偿方案会从三个方面促进市场发展,一是反映出政府对财产权的保护胜过政府享有的特权,二是减少政府官员对财产的控制,三是减轻了分配财产的道德压力和政治压力。
  由上所述,对待赔偿方案存在两种态度,人们无法得知哪种态度正确,只能诉诸经验判断,而作者认为事实证明我们应当采用赔偿方案,并列举匈牙利和捷克的例子。




张艳发表于2004/12/22 21:59:28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