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转]由邓正来关于北大朱苏力招博事件的文章说开去 
[转]由邓正来关于北大朱苏力招博事件的文章说开去

由邓正来关于北大朱苏力招博事件的文章说开去
转自:博客中国
作者:李名洞 | 2004年12月22日

【内容提要】有些社会问题,不管如何超脱,每个人从精神上其实都要被牵扯.关于此次招博事件诚然过去了,甚至人们可能已淡忘,但我在现在看到邓正来的文章时也仍还有不少感触.于是有了这些微弱议论.



是的,关于甘考博事件其实无论涉及其社会本质或就事情本身性质的未来性,都还谈不上完全结束.
   邓正来教授在国内通常以对哈耶克的研究著称,他对哈氏的研究以其进入之深和用心之专至少到目前恐怕无人能望其项背。他不仅以法律专家的视角、也发乎内心以一个人的态度一再发文阐述和呼吁,从他一贯的严肃,看来也未必是闲来无事干.
   尽管我不以为我等微末之辈网上发表个人言论对社会会产生什么影响,但作为一个既无任何类似经历,心态和情绪从来也无体制之烦的人,我还是想说说感受。


当个人的正义要求或权利在社会得不到具体实现而且是被有意阻挠时,作为个人怎么办呢? 甘同学因了现代信息技术网络的进步得以充分表达自己的遭遇,而且可幸甚至还能得到有效的社会呼应。这是有利个人也有利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具体来说,社会以其制度作出保证,这方面所能有的是尽可能近似定量的文本效用.然而,甘同学无法以任何文本要求去向北大或是有关人争取其应得名分和机会.我以为这就是该事件真正问题所在。是一个很有价值的社会问题。


我一直以为,世上的确没有比在文化或学术上弄虚作假或赢利驱动更叫人恶心和蔑视的事了。但在这个暂时可以看成普遍成熟的时代,毫无疑问,英雄主义是不吃香的,讽刺也是无效的。也就是说,只要不触法,谁说谁自己都可以有理,即使他很卑劣他依然堂而皇之。这的确也是个人自由,尽管是低级自由。邓教授文中乐观的说到社会在这方面正向更合理化方向上靠近。我是喜欢个人生活胜于名利场的一个局外人,无法考证是否果真如此。但我排除不了的疑惑是,究竟谁,是有真诚的人格的?学界,作为要靠内心的纯净方能出真文化、真成果、有真水平的学界,如今就连我等圈外人也看到乌烟瘴气了的,先且不谈道德了,究竟如何相信公正和合理在个人、在人与人之间普遍实现?


举个个人例子吧,我今年曾向某定位是名杂志的编辑部投过一篇文稿,之所以没能发,除了我的文字由于写作热情有余匆促中导致了本身粗糙以外,其实后来编辑告诉我的话才是更深层原因:他们杂志是只发名人或有国外背景的人的文字的。这不是乌烟瘴气又能是什么.是的,实际真相就是这样。目前,大学的“近亲繁殖”、学界的“近亲繁殖”蔚然成风,谁相信能带来文化繁盛。从出版物的铺天盖地,到硕士、博士生招生和毕业数量,是一派热闹,但我更愿说从现象背后显示的不过是虚假的繁荣而已。我只是一个喜欢信马由缰读书和想事情的人,但我很悲哀的发现,真的想说,有些正襟危坐的正在堂上的即便他是导师,他成为我的研究生看来我也是未必愿意的。因此即便相关背景下能说和要说的大学教授不愿或不感兴趣来就甘事件发表言论就是有理由的了,因为其内心毕竟只有默认。
   然而,我还是始终认为,个人的事情就得个人解决。如果甘同学想搞学问,原是大可不必找什么名校名家的。不排除有些志业的确更需团体合作,但人文学问在根本上终究是生命内部的事。可曾见过长年蜗居德国一个小镇的康德以自己未出过国、留过洋或未进所谓名校,内心惶惶不安过?(况且,什么叫国内国外呢一个人都搞不懂还搞什么学问)当然咯这等大师少虽少,但也不少,就不必再列举了。想做大师或准大师的那份野心家的自我意识不管是藏在内心抑偶尔激情难掩,依我观察,可不少;论著专著也如狂风乱舞纷纷推出,可惜现在只是以大师经典著作混饭吃的人是有点多了。真正问题还不在这里,我是想说:别急,兄弟,不成问题,你要洗亮眼睛,因为甚至国外名家本来就不多,那你何必非盯牢国内哪一所学校?现在真名人、假名人的确人数很众啊,独立判断是须臾不可缺的。大学里留过洋的或访问一下国外学校的大学教授已经是越来越常见了,也不知何故职称考评在中国爱用留学或访学作为关键之一。但作为研究生就得研究教授在写什么和写了什么了。(况乎你考的,乃最高之学位博士也。)然而任何一种名衔对于一个真正走向成熟的人不得不是粪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所以要看就看那里面本来有什么,和更关键的是有没有什么。这个世界,抽象的光环很多的,要警惕自己不被眩昏就很重要。真的,同志们!历史上的好书太多了,倘若我们静一静抽点时间多看几本,你猛然间仿佛换了个人:你发现,噢,天,却原来,还有这么多新出版物本不是书却只是愚蠢和胡说哪!作者又哪里知道他其实有多么初级呢!作为个人,你,我,我们,看来,首先要清清醒醒,才更对得住自己。


再回来看,事实上,邓正来教授的逼问,在无疑有着深重心理沉淀的中国,即使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以为仍还是显得有些无援.我要说,思想不免总是孤独的.换个角度,这未始不是好事,因为,很难想象任何一种被众人趋之若骛的"明星"思想也还是思想.
   至于网上许多自由发言的在说的人,不管可能是哪方的或哪圈的,既然如今的人都能来几下写作,当然都是有不可剥夺的自由的,只是对那些根本就无思想的言辞,沉默则更是尊严的回应了.邓教授提出了逼问,就够了.


不过,虽然社会保证了制度上的法律因而有了对于个人的成文的公正,但甚至邓正来教授也似乎别忘了,"人性的进化原是很慢很慢的"。是的,又真有多少人自然包括今天不少真真假假大大小小名人了,心中,且不说真诚,还具有足够的公正文明呢?我有时觉得,唉,退一步吧,贝多芬的话更适合许多个人:天助自助者-----欲成事者必自强而厉害之!

am发表于2004/12/25 17:31:05 
仓促之作;确有感而发,一片赤子之心;思维混乱,条理不清
仓促之作;确有感而发,一片赤子之心;思维混乱,条理不清
zcc发表于2007/4/17 10:08:06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