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婚姻家庭法中的发展——《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一)
婚姻家庭法中的发展——《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一)
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一)
婚姻家庭法中的发展
DEVELOPMENTS IN THE LAW--: THE LAW OF MARRIAGE AND FAMILY:
Harvard Law Review
May, 2003
116 Harv. L. Rev. 1996
2002 年6月24日美国通过了一项法案,允许同性情侣享有联邦的死亡抚恤金。对此,有人认为这并没有暗示和涉及任何性别倾向性。而保守的评论家却从中看出了隐含的意义:同性恋的人们将其视作将同性恋与婚姻等而视之的第一步。

当然,这并没有导致对同性恋婚姻的承认,而只是作为美国法律对美国家庭生活的诸多调整方式之一。有这样一种说法认为,上个世纪人口统计学上的变化使得“一般美国家庭”的提法成了困难。所以由此带来的法律变化也使得“连贯的美国家庭法”的提法成了困难。家庭法对各州来讲几乎是排他的,各州独特的人口和文化情况造成了家庭法的大量变化。这些变化导致了美国法律协会的介入,它希望界定一个能够容纳人们的不同选择以及对他们家庭关系的不同预期的法律架构。而这已经暴露出了全面反映美国家庭的不能。

在这一发展中,哈佛法律评论弥补了本本中的家庭和现实中的家庭之间的鸿沟。目的是要走出对个别案例或立法的回应并在婚姻家庭法中形成创新。因此,本文副标题的选择反映了两个原则性的问题:第一,美国家庭法在何处最好的反映了以及在何处清楚的抛弃了当代美国家庭的实践?第二,各个州在美国家庭的诸形式中拥有什么合法利益?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导致家庭法多年的变革。

A. 实践中的美国家庭
美国现代的家庭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基本家庭(只包括父母和子女的家庭)占的比例越来越小。独身家庭和单亲家庭都在增多。
不仅如此,这些变化的速度也是惊人的。
上述法案绝不是法律对完全不同的家庭生活所做出的唯一回映。然而从随后的各部分中我们可以看到,法律继续以一种不依实践中美国家庭的方式来考虑“家庭”的地位。

B. 总结:法律中的发展
在第二部分中,法律的发展始于对异性恋的检视。将美国同性婚姻的争论置于国际发展的背景之中,这个部分从欧洲的经历以及美国独有的认同倾向中获得了经验。在对完全不同的同性结合的基本原理进行评估之后,第二部分通过对美国同性结合倡议者所面临的机遇和障碍的评估,得出了结论。

在一个州内对同性婚姻的承认并不自动的使这一特权扩大到别处。第三部分主要围绕这样一个问题,即联邦宪法是否有义务承认同性婚姻。通过对特定情况的研究以及对特定案例的评估,第三部分得出的结论是,联邦宪法不太可能对各州提出积极的义务要求它们对非传统形式婚姻的承认。

第四部分将矛头从婚姻转向了亲子关系。调整父母地位和权利的法律规则发生了变化,它强调三个相关的发展:对父母总是以子女的最大利益为原则行事的假定的侵蚀,在裁定父母权利中对家庭核心榜样的侵蚀,以及法院和立法机构都未能调和有关亲子关系的传统假定与新生技术之间的关系,并提出亲自关系法是处于对传统的厌恶之中的。

如果说第二部分和第四部分追问的是法律如何创制和界定家庭,那么第五部分和第六部分追问的则是法律如何打破家庭。第五部分用离婚法来检视处于家庭法中心的一个张力,即作为社会身份的婚姻、作为合同的婚姻以及作为合伙的婚姻——这些相冲突的概念。第五部分揭示了这一冲突。

最后,第六部分将焦点集中在统一家庭法院(the unified family court)运动上,以及它向儿童保护案例中终结问题(是否以及何时解除亲自关系)的临近。统一家庭法院实行“一个家庭,一个法官”的方法,但它毕竟是法院,所以必须执行儿童保护立法。第六部分推断说,结果是有关统一家庭法院模式是否能够实现它对家庭完整性许诺的不确定性。
辛欣发表于2004/12/29 20:53:45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