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二)对修正争论的再审视
《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二)对修正争论的再审视

《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二)



张翠梅



Harvard Law Review



Dec., 2003
VOL.117. NO. 2. P689-710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The Value of Nothing:



Reframing The Commodification Debate





随着时代的发展,出现了许多就新的客体进行的交易,如器官买卖、借腹生子等,这些交易是否具有正当性,可否就此物或行为进行所谓的“等价”交易,对此民法和法理学界争议颇多。这篇文章就是就美国对此问题发生的共同修正争议展开的讨论和分析。虽然所涉问题属于民法领域,但却是运用哲学背景思想进行分析。论述详尽细致、思路清晰、逻辑性强。与我国讨论同样问题相比,更深入、更有理论支撑,颇值得我们借鉴。



文章提到,根据现行法律,精子、艺术、污染权和人寿保险都可进行买卖,选票、儿童等则不能。在允许和不允许买卖之间连接的原则界线是修正争论的目的所在。但是这个争论存在着不精确的问题,以至于观点不同者随意使用“修正”术语,观点相同者也并没有认识到他们的密切或分歧。基于此,文章作者试图通过描画修正争论的概念性空间,通过从不同的反修正主义者的立场汲取养分以增加对话的某种精确。文章通过将反修正争论分为两大类开始:强制性争论和贬损性(corruption,但在本文中指value denigration)争论。贬损性争论又分为保守主义者和本质主义者。前者表明确定什么交易对象不适宜时要与特定时间的特定社会相关。文章发展了本质主义立场并讨论了假如只是检视问题中的商品本质而没有同时考虑交易性质,这种立场是不完整的。文章通过重新定义易被反对的交易,使其作为在属于不同评价体系(商品本质)的两种商品之间显示均衡价值(交易性质)的一种交易而做出结论。



麦克尔·萨德尔(Michael Sandel)将反修正争论分为两个宽泛的种类:强制争论和贬损争论。每一种都有不同的哲学起点:前者根源于自治、同意和背景条件下不平等的观念,后者源于被讨论的物的道德价值。强制争论有两个明显的形式——自愿形式和进入形式(Access Formulation),其不同之处在于每一形式对交易带来的损害的种类强调不同。自愿形式质疑在给定资源分配社会背景下对交易的同意是否是真的自愿,这种形式根源于康德的假如人类被金钱的强制结果不正当的影响,那么人就不能意识到其作为自由和理性的生物的真正本质。只有贫穷的妇女同意做替身母亲,因为10000美元的报酬代表一个他们不能自决的拒绝的要约。相对而言,进入形式认为物品的交易是有益的,并因此关注在给定的商品分配的不公平背景下对益处的不平等进路。其担心假如这种交易被允许,那么只有一些人能负担得起这种有价值的东西,替身母亲将以穷人的损失为代价被用来使富人受益。就像一个应被征兵的人支付300美元(相当于一个劳动者一年的工资)就不用服役。今天,在公开市场上买卖器官提出了一个相似的问题。作者对此的回应是价格的上限降低到所有消费者的购买力能承受的程度,这既可解决进路问题,又因此而对提供方可以少些吸引力。



反对修正的第二种立场是交易贬损了被交换事物的价值。例如,卖淫因为给她们的性贴上价格标签而贬低了妇女身体的价值。具体说,一个人可能认为对物有各种评价体系,当忽略了这些评价体系之间的差异,并强迫我们以同一方式评价所有商品时,交换就是在贬损物的价值。例如,为金钱交易儿童就贬损了儿童的价值,因为金钱和儿童属于不同的评价体系。贬损争论比强制争论更具可争论性,因为他们要探寻一种交易的“适当性”:一种是确定基于主流社会标准(特定团体在特定时期)的适当性——保守主义;一种是通过探求被讨论的利益的本质确定适当性——本质主义。保守主义者认为“商品在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含义。相同的事物为不同的原因而评价,或者在这具有价值,在那则被贬值。”将一个交易的道德性建于不同社会中管理人类行为的标准的社会科学观察之上是具有吸引力的,因为它几乎不要求形而上的探寻。但是这条路径也存在问题。将被修正的交易与社会相联接,我们应该做什么?在美国器官买卖是非法的,在埃及获利的法定器官买卖是准许的,那么当美国人飞到埃及去卖器官,我们怎么办?相似的问题在一个社会不同代的人之间也可能存在。另外,保守主义者的道德命题提出了一个更深入的讨论,所谓的习俗来自于哪?相关的团体的定义是什么?而且社会主流偏好的不断变化将致我们于不稳定的境地。因此,保守主义者的路径是冒道德相对论的风险并且当问题跨越多重团体时就变得特别的不可行。



保守主义的困境使人们转向了本质主义。本质主义的路径看起来很吸引人,因为它具有绝对性和永久性,但它同样有自身的困境,其中主要是对什么构成了一个事物的本质有争论而且没有清楚的结论。但是在探索这些困境之前,一个人应该在本质主义立场的两种可能之间进行区分:其一,对不同商品的评价有不同的模式,正是这些模式间的断裂造成对我们的已被认可的价值标准的破坏(称为商品本质形式);其二,交易行为自身对我们已被认可的价值标准造成破坏(称为交易本质形式)。根据商品本质形式,修正是一种价值贬损。因为它使评价体系较高的事物与金钱相同评价。这一形式试图确定哪种表述最适合我们已有的价值标准,并寻求最能把直觉能接受的交易与直觉不能接受的交易区分出来的概念。这里的哲学问题是界定评价体系的范围及重叠的程度。体系范围至少五种,同属于一个体系,因此所有的交易都是允许的;用途性商品和非用途性商品(如选票);市场商品、市民商品和宗教商品的三分法(为另一个人的服役义务而交换一个人的选票是可以的);每一相同种类的商品都有其自身的体系;每一个人商品地都有其自身独特的评价体系,所以交换选票从不被允许。但是有多少独立的体系是恰当的呢?一旦分类不成比例,又怎么避免最后的破裂呢?这种方式下世界将变得不连贯,并破坏人们思考的基本能力。作者还着重对赠与——一个看起来价值贬损最糟糕的例子,是在为无价值的东西而买卖有价值的东西进行了分析,也有人认为赠与同样获得价值,只是得到与付出不成比例。还有人想保证儿童的可转让性,允许收养和利他的替身母亲的存在。综上,商品本质形式的五种体系范围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或者变成直观论者(不能解释是交易令人讨厌的特定商品的本质),或者变成让人难以置信的(不能就我们已有的价值标准去解释要被修正的交易)。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我们还要考虑交易自身的性质。对此要区分彻底的修正和不彻底的修正。对前者,友谊是最好的例子,不能买卖是友谊的本质,为金钱而交易就完全破坏了它的价值——彻底的价值毁损;对后者,替身母亲是一个好的例子,即使它破坏了生孩子的惯例,但还没到完全贬损价值的程度,所以,反修正者认为彻底修正的交易不应被允许,非彻底修正的交易则可以进行。可见,不同评价体系的商品之间的交易同样可以被接受,假如它不声称去表达一种等价关系。所以,在借腹生子的合同中给替身母亲医疗费用和误工费用的赔偿,但却不同于商业代理或买孩子——因为不是等价交易,金钱并不是孩子的替代。另外,性服务交易从反修正者的观点看可能仍然是正当的,因为被视为是一个为帮助人们从错误的性形式中释放的适宜的专业的性治疗实践,但卖淫则不行。因此,作者主张交易本质形式被理解成是对商品本质形式的限制。一个不能进行的交易是在属于不同评价体系的两种商品(商品本质)之间显示价值均衡(交易本质)的交易。



综上,作者明晰了正在做的那些反修正争论的不同立场,并指出理解他们的前提假设和暗含意义的重要。文章的分析为民事实践提供理论依据和正当性考察,其分析对象扩展到很多目前还没有进入民事法律调整视野的客体,对立法具有前瞻性指导意义。

张翠梅发表于2005/1/8 23:25:15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