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评论:权利与法律的权威——《芝加哥大学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三)
评论:权利与法律的权威——《芝加哥大学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三)
评论:权利与法律的权威——《芝加哥大学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三)
沈映涵
SPRING,1984
51U.CHI.L.REV.668
REVIEW:Rights and the Authority of Law
Essays on Bentham:Studies in Jurisprudence and Political Theory. H.L.A.HART.
The Clarendon Press,Oxord University Press,New York 1982,Pp.viii,272.
John Deigh
Assistant Professor of Philosophy,Northwestern University.

  John Deigh是美国西北大学的一名哲学副教授,这篇文章是他针对哈特所著的《论边沁文集:法理学及政治理论研究》一书所做出的评论。作者主要是根据哈特所着重讨论的两个方面的命题——法律对于道德的关系以及法律的和道德的权利的特征——进行分析,在阅读和思考的基础上,作者得出了两个主要的观点,并在全文分两大部分对阐述的观点进行论证。

  第一,Deigh认为,哈特本不需要对那些其所主张权利的理论与哈特本人的相冲突的道德的和政治的哲学家做出他已经做出的那么多的让步。关于自然权利学说,存在两种理论,一种较早的和一种较新的。在哈特看来,边沁所提出的最为重要的问题乃是权利归属的标准问题。而作者则关注是这种驳斥是否在事实上使关于人类自然权利的学说毫无意义。作者认为,对于较早的学说,它的确产生了效果,然后却未能驳斥较新的理论。
  在考虑边沁的异议时,作者运用洛克的关于政府的第二次论述作为理论指导,将关于自然权利的较新的理论(“传统理论”)与哈特所提供的理论(作者认为是从密尔在功利主义的第五章中关于权利的讨论中抽离出来的)进行比较。Deigh指出,由于密尔的“自然权利的福利理论”和边沁关于权利的一般性分析之间的关联,特别地是概念上的关联,使哈特相信福利理论是唯一有希望满意地回答边沁的异议的自然权利理论——正是这种信念导致了哈特的让步。然而作者认为,他并不须如此。在Deigh看来,这一理论仅仅是一个受人欢迎的解释而已。因为也许并不是每一项法定权利都是一个法律上值得尊重的选择,但是每一个法定权利的持有者却仍可以被视作或曾经一度是一个小规模范围内的君主。
  由此可见,作者是支持关于自然权利的较新的理论的,即所谓的传统理论。Deigh认为传统理论为决定在人们之间谁享有自然权利提供了一般性的标准,尽管这一标准的构成性概念是模糊的,但它与边沁所声称的——这些自然权利是不依据任何标准被制定因而是完全武断的——是决然不同的。尽管边沁可能宣称这一标准没有提供真正的权利,但是,Deigh指出,边沁的核心假定是所有真正的权利具有边界,并且这一假定反映了边沁认为一项权利的概念实质上是一项法律权利的信念。而在Deigh看来,从传统理论中抽离出来的自然权利概念不仅不需要一个法律体系的存在,而且也不需要自然权利具有边界。

  第二,作者通过对哈特关于权威的说明的阐述和评论,指出,哈特应当作出多于他表现出的对法律实证主义之对手的让步。
  作者首先通过论证来显示出边沁的关于君主权威的概念方案,不仅是一种遁词,而且是一个完全的矛盾。而避免这一负担的方法便是承认具有君主权威的人不服从于任何义务。而如若这样,他将不得不接受权利没有边界的说法。哈特也对边沁的理论进行了修正,他认为应当强调的是,某个主体在法律上被允许(即不为法律所禁止)发布命令,与承认由这个主体所发布的命令是其有效性或可实施性的标准是不能相等同的。此外,哈特指出边沁的概念方案无法为充分理解是什么使各种法律、命令以及法律权力的行使一般性地有效或无效提供依据,因为它没有提供区分法律无效与违反法律的方式。
  哈特本人也关注于表达法律的权威这一概念,他认识到,为回答目前存在的主要挑战,法律实证主义者必须发展一个关于这些权威的法律原因的说明来作为其理论的一部分。这实质上就是一个对法律的权威的说明。根据哈特的建构,如果一个行为的理由符合 “内容独立的”和“不可侵犯的”这两项条件,那么它就是一个权威的理由。
  然而在作者看来,哈特仅仅提供了关于权威的一个本质特征的说明,却并非已然获得了权威的全部本质,应该有比哈特所阐明的两个条件更多的东西来决定权威。 因此,哈特的关于这种权威的说明充其量是不完备的。站在传统理论的立场上,作者给出祛除这一缺陷的三种途径,分别是:第一,承认一个给定的法律体系中法律的权威出自于作为那一体系基础的道德原则;第二,承认法律的权威出自于法律陈述的规范力量,并且那些制定这些法律陈述的人为客观的道德原因所约束;最后,承认一个法律体系的官员与其他那些服从于由这一法律体系所构成的制度的人之间存在情感的联结,这种联结就给予法律一个情感上的权威,由此法律的权威就成了道德权威的一种。
  由此可见,作者在最后把落脚点放在了法律的道德因素上,力图使哈特对其对手作出更多让步的同时,捍卫了其自身所坚持的传统理论。然而,这三种替代方式是否是完备的或充分的?它们能否切实弥补哈特关于法律的权威的理论中的漏洞与不足?是否仅仅由道德来说明的法律的终极权威才是值得考虑的,亦即法律的最终落脚点是否一定在道德上?作者自身是否超越了对法律与道德之间关系的考虑的狭隘性呢?
沈映涵发表于2005/1/12 13:25:34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