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把罗尔斯变成诺齐克,再把诺齐克变回罗尔斯(哈佛法学评论笔记之二第一部分)
把罗尔斯变成诺齐克,再把诺齐克变回罗尔斯(哈佛法学评论笔记之二第一部分)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law review spring,1987
81 nw.u.l.rev.363
Turning rawls into nozick and back again
Name :john stick

把罗尔斯变成诺齐克,再把诺齐克变回罗尔斯(第一部分)

一:简介全文的意图和总体结构:
1、论述目的:作者总结罗尔斯和诺齐克政治哲学之间的巨大差别常被其他论者归因为二者各自的前提假设和论说方法上的不同,Alasdair Macintyre就曾宣称罗、诺二者的理论是不可比较的(incommensurable)。而作者在此文中则试图证明不仅二者的理论是可以相较的,且其中的歧异观点也并非源自他们在初始点或方法论上的不同所致。
2、论述策略:作者雄心勃勃地试图展示罗、诺二人的理论是如何可能从对方的启始点开始为自己的理论作出论证,达到如同从自己的启始点开始论证自己的观点同样使人信服的效果的。作者选择的这种“角色互换”领域被限定在有关财产权和财富分配理论方面,因为此间是罗、诺理论冲突最为尖锐的论题域所在。作者强调这种努力的目的在于找到二者理论从各自的启始点出发而能达致的交汇点,并非为了总括评价两种理论的优劣或正误。(但他自己也承认,如果他的分析是有说服力的,那么罗尔斯的理论将明显获得更多的倾向)
3、论述步骤:第一步:从罗尔斯的“原初位置”出发为诺齐克的财产权理论作出论证,第二步:说明在现代工业经济条件下,诺齐克的“洛克理论新版”所维护的财产权最好被解释成从属于罗尔斯正义理论二原则体系内的财产权利。
二、下面具体阐述作者的第一个步骤:从罗尔斯的“原初位置”出发为诺齐克的财产权理论作论证:作者的思路是先介绍罗尔斯的理论架构,再从中找出可能生发出诺齐克财产权理论的几个位置并给出诺齐克可能在该体系中使自己的理论成立的论述策略。
罗尔斯列出评价社会基本结构正义与否的两条原则:词典式排序的“自由原则”和“差别准则”,并把正义原则将被选用于之的一系列背景条件称作“原初位置”,即只要社会满足以下四个方面的理想假设,他的两条正义准则就将成为唯一的理性之选:A、参与各方合乎理性的动机B、无知之幕C、关于什么是正当(right)的正式限定D、相互冲突的正义原则的排序表。因为这样就可以排除催生偏见、成见或过分关注私利的不合理影响。正义原则进而通过如下四步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公、私法体系:位于原初位置的各方首先接受词典式排序的正义两原则,其中自由原则享有对差别原则的优先地位。然后,无知之幕被部分揭开,社会物质条件显露出来,人们在其中接受一个践行上述两原则的宪法体系。第三,立法阶段,用以建立完整公、私法的法规体系被接受。第四步包括行政人员和法官们对法律的具体实施。其中,第二和第三步间有一个适用正义两原则的分化,第二步制宪阶段主要由自由原则统领,第三步立法阶段则应遵从差别原则的指导,在满足机会均等的前提下使得社会中不利者的长期期待利益最大化。
接下来,作者认为可以在罗尔斯上述理论的两个阶段为诺齐克的理论作出论证: 1、运用第一原则保护财产权:如果诺的方案可作为第一原则中“平等的自由”之一项得以优先保护的话,那么财产权就可以不受税收再分配的侵扰。须指出两点:A、罗在《正义论》中并未讨论保有财产的权利,但在《基本自由及其优先性》一文中,他明确表示“保有和排他使用私人财产的权利是一项基本自由,但对自然资源和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则并不属之。”他对为什么排除后者给出的理由是策略性的,实是回避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哪个符合“平等的正义”之要求这一问题,他是想为“正义原则”寻找到一个更广泛的认同基础,所以把关于财产的基础性分歧(生产资料所有问题)推迟到立法阶段对事实进行争论阶段而不是更早的在原则上进行论争的阶段。B、基本自由的范围如何划定?罗为此提出了所谓“公民参与正义社会所必需的道德人格的两种基本能力(fundamental power)”:(1)感知正义和公正的能力(2)形成关于善(good)的个人概念的能力。这根源于他提出的形成“互利的社会合作”所应具备的两要素:(1)合作各方均接受一套共享的公平规范(2)参与者在合作活动以外追求更广泛的个人目标。上述两种基本能力正是根据这两要素所平行设定以期保持这种互利的社会合作的,所以罗称两能力为“成为一个正义社会的完满公民之充分必要条件“。并由此划定了基本自由的边界:如果一种自由对保护这两种道德能力必不可少,那么它就是基本自由并享有优先于第二原则的顺位。
至此,诺齐克的论辩便可以这样提出:称完全的财产权利有类似的理由取得与其他基本自由一样的优先地位,应优先于差别原则得以保护。首先,对财产的绝对所有权,包括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乃人之“自尊”所必需的条件。诺齐克可以辩称自尊所要求的财产权范围比罗尔斯承认的更应广泛。持续地被他人侵扰是对我们的尊严持续不断的冒犯,而被国家不断侵扰是其中最为恶劣者,因为国家之于我们意味着一种必要的家长式管理,拥有不同于任何公民的力量和地位。其次,他可以指出为“允许国家侵犯财产权的范围”划定一个边界是相当困难的,而且一旦我们许可了对权利一部分的干预,那么这种干预就将很容易延展至其他部分。
另外,为保证平等的政治自由(罗认为政治自由是特殊的,不能如其他基本自由一样可通过差别原则来均衡分配利用这些自由所需的手段或资源),诺齐克可由此辩称罗尔斯主张的“公共选举资金”等措施并不能保证拥有一个公平的政治程序,只有绝对财产权的防御功能可以避免官僚制国家对政治进程的一手操纵。
2、修改第二原则来保护绝对财产权:
陈纺发表于2005/2/16 21:28:31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