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三)——  人权的象征意义和殖民主义的威胁
《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三)—— 人权的象征意义和殖民主义的威胁
《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三)
Harvard Law Review
No.117 May 2004 pp2305-2386
BOOK REVIEW: SAVING AMINA LAWALHUMAN RIGHTS SYMBOLISM AND THE DANGERS OF COLONIALISM

       人权的象征意义和殖民主义的威胁

 本文作者的主要论题是后殖民主义与女权主义,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文章的脉络如下,首先,作者从尼日利亚一个著名的案例入手,即艾米娜劳沃由于通奸被判处死刑,她的这一困境受到全世界人权组织的关注,作者借此提出对妇女的这种不公平审判有两个原因:第一,尼日利亚的法律存在性别歧视的严重问题,实行性别歧视,这遮蔽了尼日利亚其它复杂的事件。第二,拯救妇女这一词汇反映出在西方殖民主义人权意识形态和伊斯兰教框架内的严重斗争。继而作者明确他的写作意图,首先,试图在尼日利亚现有的政治和社会发展的条件下考察这一案件反映出的人权问题;其次,考察从前的殖民主义计划并且在方法和影响上找出那些过去的殖民计划与现在“拯救艾米娜劳沃”这些组织行为的相关性。在关于艾米娜劳沃的案子中涉及到一系列的词汇,作者试图找出这些词怎样和为什么被选择以及选择的后果;最后,作者讨论人权倡导者进行活动的方式问题。在说明写作意图作者分五部分具体讨论这一案件反映的问题。
 总体看来本文结构合理、脉络清晰、论说充分有说服力,作者在后殖民主义与女权主义这一无论在实践上还是理论上都呈现出复杂关系的问题上研究得非常深入。
一、这一案件:尼日利亚和艾米娜劳沃
  由于伊斯兰法律在尼日利亚的宪法中作为一项信仰被保护,在过去的殖民主义时代和独立之后直至现在都还一直适用伊斯兰教法。像许多后殖民主义国家一样,尼日利亚是一个民族主义盛行的国度,北部信仰伊斯兰教而南部信仰基督教。人们通常认为宗教法由于世俗法,可以更好地解决高犯罪率和腐败问题。但是问题是刑法典制定得非常匆忙以至于没有指导该法实施的纲领性文件。法律的框架存在很大的漏洞,许多尼日利亚的人权主义者认为,艾米娜劳沃反映出的人权问题与其说是以性别为基础的意识形态压迫,还不如说是法律体系不良运作的一个体现。因为在这一案中,艾米娜劳沃甚至被剥夺了聘请律师为其辩护的权利。在刑法典中被表述出的性别压迫只是许多法律上应被严肃注意的问题之一。
  由于艾米娜劳沃案,尼日利亚的暴力和意识形态上的性别歧视在国际社会已是声名狼藉。作者认为,艾米娜已经够幸运了,最后被判为无罪,而另外同类的事件被处死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事实上,在艾米娜劳沃案中,反映出产生尼日利亚法律观念倒退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也告诉人们妇女是意识文化的受害者。
二、历史的殖民主义和反对:白人男人正在从棕色男人手中拯救出棕色妇女。
 在本土文化和普遍人权的争论中,女性问题与民族和文化混合在一起,这源于殖民时代欧洲列强的殖民计划拯救殖民地妇女。当19世纪欧洲国家开始向伊斯兰国家殖民的时候,妇女与民族主义、民族进步和文化变化的联系就成为西方同伊斯兰世界最重要的部分。殖民主义在企图通过殖民地妇女来结构殖民地社会,于是女权主义就成为符合西方要求和目的的一个词,这个词的背后是西方支配权的野心。
  妇女的面纱已被政治化,西方将揭开伊斯兰妇女的面纱视为殖民工程的重要部分;而民族主义者则把面纱视为本土民族性的标志,当作对西方殖民者政治抵抗的隐喻。在殖民主义和民族主义者的较量中,妇女始终处于沉默的地位,妇女们对自己的状况根本没有发言权,也不能改变处境。如果对民族主义者说 “不”,她将会被视为叛徒。无论是白人男人还是棕色男人,都不是妇女文化或社会的自我观念,妇女始终都处于从属地位。
三、以现代性作为妇女的象征
  西方女权主义者使用“第三世界妇女”这个词汇,这一做法是受到批判的。第三世界的妇女两层意义上是殖民主义性质的。首先,它是种民族还原主义,把第三世界的妇女看成是没有物质和历史差异的铁板一样的东西;第二,它通过把“第三世界妇女”当作与“第一世界妇女”相对的“它者”,来巩固西方女权主义者的自我身份,西方女权主义者实际上生产出一种双重殖民化的叙述。第三世界妇女的文化“贫乏”强化着西方女权主义的拯救意识形态,表现出一种女权主义的帝国主义倾向。
 斯皮瓦克对西方系统的女权主义进行了挑战,分析了自由女权者的自恋。她们调用第三世界妇女的差异性以作为西方理论的原料。以自由和学术相标榜的西方女权主义者自以为是,道貌岸然地为第三世界妇女说话时,恰恰剥夺了后者自己的声音。所以,将本土女性“他者”加以本质化的女权主义存在帝国主义的影子。
四、人权和妇女问题的结果
  将艾米娜和其它妇女作为尼日利亚法律论战的象征的结果有两方面内容:第一,在刻画关于后现代伊斯兰国家的殖民主义过程中妇女的象征意义创造了针对人权计划的民族的反击。第二,与将妇女视为一种观念内容的代表相联系的潜在反击力,限制了妇女参与社会改变和性别平等活动空间。
 作者认为尼日利亚的妇女并没有被当作人来看待,因为在她们经历社会变革的过程来看,她们并没有权利,在包含国家和社会未来的讨论中表达自己的声音。在尼日利亚作为伊斯兰象征的妇女引起这样一种浪潮,尼日利女权主义者努力提高自己的声音,并在社会变革中要求女性发挥作用。
五、人权倡导者的选择路径
  挑战妇女的象征意义就意味着严格检查现在的人权主义组织,并且使他们不再来用将妇女问题与文化问题混为一谈的老方法了。这要求支持后殖民地国家的妇女反对将妇女的压迫视为国家或文化的一种不平等,而是从妇女们的切身出发,回归到个人主义中。
 当人权主义者依旧使用将妇女视为平等受害者象征的殖民主义词汇时,这就不仅仅抹杀了殖民地妇女在后殖民地国家进行人权斗争的主导力量,而且还可能触发严重阻碍人权事业的反对之声。因此,人权主义者很小心地组织关于领导这些殖民地妇女的组织。西方也不要以人权为借口干涉后殖民地国家的内政,因为他们与其说是关心他国的人权状况,更不如说是关心他国的政治情况,而且这些国家往往是藏污纳垢之所,一些犯了滔天人权罪行的犯罪分子得以存身。
 因此,作者在人权问题上提倡一种个人主义的概念。从个人主义的立场开看,无论以什么名义的群体进行诉求,只要压抑了个人的存在、自由和权利,就要与之进行斗争。

曲波发表于2005/3/24 12:39:03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