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多样性与平等:文化与性别差异的三种进路
多样性与平等:文化与性别差异的三种进路
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Philosophy:Vol11,Num1,2003,pp.41-64

在《多样性与平等》一文中,作者Avigail Eisenberg在一开篇便提出,性别平等与文化自主之间的紧张关系已进入了法律、政治理论家的视野中。究其原因,主要有二:1、女性的处境并未因与男性地位的广泛趋同而有所改善;2、少数群体的文化自主并无法得到有效保障。这样一来,在解决性别平等与文化自主这两方面问题的时候,便达致了这样一种两难境地,即一方面性别平等需要某一文化群体的传统习惯有所改变,而这就会导致文化自主的丧失;另一方面,若将文化自主作为首要考虑的因素,那么在某些与西方传统做法相异的少数尊群共同体中,性别平等尤其是女性的权益就无法得到有效保障。正是看到了这一两难境地,作者先是提出了曾经用以解决此困境的两种学理上的路径,即基于权利的路径与基于程序的路径。在基于权利的路径中,内部协调一致的价值高于冲突着的价值。这也就是说,在价值中,某些是由这当然的合法性与正当性的,它们是在任何时候都高于其他价值的。而在基于程序的进路中,则是通过程序来确定性别平等与文化自主之间的价值高低问题。但是,以上两种进路都误解了冲突之价值的本质并且又没有给出妥切的解决之道。正是看到了二者的不足,本文作者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基于差异的进路来解决上述难题。在作者看来,只有基于差异的进路才能够提供妥切而不武断的方式解决冲突着的实践与价值。以下,笔者将以本文的结构为主线来介绍这一文本,并在这其中对本文进行简要的评论。
一、基于权利的进路
基于权利的进路主要有以下特征:1、首先提出了作为基本价值的主张。这一特征意味着,一项主张若成为了权利,便具有了对抗其他主张的正当性。但是,对抗其他主张并不意味着和着更为重要,因为依基于权利的进路看来,某些价值之间是不可比较的。2、制度、习惯等因素可用来作为不可通约之价值的判准。以性别平等与文化差异为例,在某一文化共同体内部,这二者应倾向于部落的“权利”。但不容忽视的是,论证这一判准在许多情势之下是不可能的。3、提高了将重要价值仅作为利益被拒绝的风险,以至于其他价值有可能作为权利享受其地位。正是由于基于权利的进路对价值采取了一种极端相对主义的态度,就致使对价值的评判极易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立基于上述三项特征,作者提出了其自己的观点。在作者看来,基于权利的进路是有问题的,这是因为其一方面推定权利是不可通约的,另一方面又要在这一结构中进行选择,这必然会产生矛盾。更为重要的是,在许多价值之间进行刚性的选择遮蔽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决定立法时,在任何一种语境下,我们过少地关注了包括群体与个体在内的习惯、信念与历史。这种忽视特定时空的限制而大谈特谈权利又会导致以自由主义传统为唯一判准,而淹没其他的文化选择。因此,虽然冠以基于权利的名头,但基于权利的进路对某一文化群体的忽视才是真正的不关注权利的表现。基于以上认识,作者得出结论,即基于权利的进路有以下缺陷:1、会出现不可协商的价值;2、选择会是武断的;3、选择所谓的“某一更重要的价值”会减损其他主张的重要性。
二、基于程序的进路
在作者看来,基于程序的进路并不着意于实质性地解决冲突,而是着眼于通过正当程序找到一个相对正确的解决方案。这其中暗含的一点就是,当冲突出现时,应以正当程序而非多数意见为判准。当把这一进路结合到性别平等与文化自主的冲突时,其重点就在于少数族群应有自己的程序来解决其成员权问题。当然,在解决这一冲突时,用以作为判准的平衡点是极难找到的。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作者进而提出,那些热衷于用基于程序的解决方式实际上是在争论政治独立比其他冲突着的价值(如性别平等)更为重要,这一争辩并不比在基于权利的进路中所使用的论证更具实质性。更为重要的是,基于程序进路的关键承诺是需要比不基于程序干预要少,而这又是不可能的。
总之,基于程序进路的策略性理解正确地指出了在一个群体内通常唯一解决冲突的途径就是依赖于群体内部的制度。而实质性理解则坚持属于某群体内部的制度应基于公平的理由被信服,对第二种理解的程序而言,何为可被认为公平的问题,以及,何者会强迫某群体放弃或改变他们自己的程序以保护诸如性别平等这样的价值,对这种价值的保护为将内部程序视为解决途径提供了动机。从以上作者的分析不难看出,基于程序的进路实际就是在对某一文化共同体自身发展出的一套程序进行法律上的强调而使各种冲突得到解决的。
三、基于差别的进路
在对这一问题进行讨论的一开始,作者便提出了基于差别的进路的三个维度:1、使用一种通常用以对各种主张之评价的规范性标准,以避免对不可调和价值的分析;2、其必定是有语境之限制并与之合为一体的;3、一种有效的进路是政治性的,其意在使一个共同体团结在一起而非分裂,其关键之处在于创设一种可信与公平的基础,以此解决人们之间的冲突。而反观基于权利的进路则并未达致这些标准,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它太易于建立等级性权利而忽视历史与文明。基于程序的进路略好些,但其缺陷在于要么回避规范性标准,要么企望一种高于冲突着的价值的价值序列。而基于差别的进路则优越得多,其建立了这样一种框架,在其中冲突被解释为与身份相关的差异,而这种差异导源于型构人们身份的构成性因素。
但是,基于差异的进路并非没有受到非难,尤其是当其与身份相关而进行考虑的时候。这些非难大体来自两个方面:1、身份是极其复杂与变动不居的,以至于很难找到合适的评判标准;2、身份的合法性是来源于自身的,因此对其的依赖就无法找到坚实的基础。对于第一个非难,基于差别的进路给出了两方面的回应:1、其不正确地预设了法院要在有无作为判准的身份之间进行选择;2、其过分地确信在法律与政治上用于保护区别性身份的方法可以保护复杂性与流动性的与身份相关之价值的特点。以上这两方面回应都是基于这样一种考虑,即某一项权利不可能被过分夸大,而应使之被限制在与其他与身份相关之主张和谐并存的范围之内,基于差别的进路承认权利的重要性,但同时却对其他价值采取了一种开放的态度,对价值多元主义的发展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而这也正是西方自由主义核心思想之所在。对于第二个非难,作者给出了这样一种答案,与身份相关的价值的冲突的解决之道绝非仅有一种,因此在实际问题进行裁决的时候,我们不应粗暴地认为身份的合法性来源于其自身,自身授予合法性并非唯一或最佳的型构群体或一个人的身份中之实践角色的办法,而是应在整个社会情势之中去探寻相对妥切的解决之道。
在对基于差别的进路进行进一步论证的时候,作者提出了这样基于差异进路的核心关切,即:1、在界定冲突中的各群体身份的过程中,将其角色理解为实践或价值;2、基于差别的进路需要我们比较并权衡不同的与身份相关的主张,而这些主张是它们立基于其自身的,是在冲突中的群体与个人的角色的基础上形成的。基于以上两点,基于差别的进路更直接地将关注点集中于解决之道并极力对之进行鼓吹,因此其可能或有时确实达致了强硬的选择,只是相比于基于权利的路径其还是具有可商榷性的。
四、评论
作者有关解决冲突的三种进路的论述是有效的,但这里应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在作者看来,无论是基于权利、基于程序还是基于差别的路径都只是在相对的意义上发挥作用的。换言之,任何一种进路都有其优势亦有其缺陷,只是在相对的意义上,基于差别的进路对实际冲突的解决比其他二者更为有效而已。这是因为,基于权利的进路一方面预设了价值的高低之分,另一方面却又强调某些价值之间不可通约,这不仅造成了逻辑上的混乱,而且这种进路对于实际问题的解决便难有助益了。基于程序的进路有效地强调了某一文化共同体内部程序建设的重要作用,但在当下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的情境下,过分强调某一文化共同体内部的秩序显然无益于时代的要求。而基于差别的进路十分敏锐地注意到了各种冲突中与身份相关的面向,并以此为切入点,对各种具体问题采用了一种具体化的分析方式。具体言之,就是将个人与群体都看成是一种由特定文化型构的具有身份特征的“个体”,并在冲突出现时,以各自身份的不同为基础,在此基础上对型构这种种身份背后的文化因素予以适当关注,进而达致对不同利益主张的有效权衡。基于此,笔者亦认为基于差异的进路比之其他二者更为优越,但这其中也并不是毫无问题的,那就是在对各种“个体”只要求进行权衡的时候,又是谁具有最终的决定权呢?在我们只将关注点集中于问题的解决的时候,是否也应对拥有权衡之权力者进行追问呢?在笔者看来,只有在有效地解决了权衡者的“身份”问题之后,其他的一切探讨才会更有意义。

曹政发表于2005/5/5 10:43:14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