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原刊阅读(四):联邦审判纲领规定下的国外相关行为
原刊阅读(四):联邦审判纲领规定下的国外相关行为
原刊阅读(四):
New York university law review
Octorber2004,Vol.79:1500,p1500-1535.

Notes:
THE DOMESTIC DOG’S FOREIGN TAIL:
FOREIGN RELEVANT CONDUCT UNDER THE FEDERAL SENTENCING GUIDELINES

  相关行为(Relevant Conduct)在美国审判纲领中已经占据了十分重要的位置,但是法院对国外的相关行为与国内的相关行为的处理却存在着较大的差别,本文作者即针对这一问题展开了论述并提出了一系列相关的主张。

  本文对相关行为的论述是从一个持有三十多张儿童色情影碟的案例的陈述开始的,在这个案例中,违法者受到的刑罚相当于在美国国内生产和录制儿童色情影碟所应受的刑罚,而究其原因在于本案中违法者的相关行为发生在泰国而非美国境内。从这一案例可以看出,法院在对国外相关行为和国内相关行为的处理和审判上是存在较大的差别的。那么到底什么是“相关行为”呢?作者在文章第一部分中给予了较为详尽的介绍。相关行为的概念是美国审判委员会(也就是联邦审判纲领的制定者们)在审判纲领中予以界定的。所谓“行为”包括“应承担义务的、辅助性的、教唆、命令、指导、说服、筹划、建议,或被告故意实施的所有作为与不作为,以及当被告与其他人共同进行某项行为时,针对其他人进一步或连带承担刑事责任在合理范围内可预见的所有作为与不作为……”。存在两个逻辑关系使行为之间“相关”,即(1)如果该行为是基于被宣告有罪的违法行为而发生的,那么在这一违法行为的准备阶段,或试图逃避侦察或责任的过程中的发生的行为就属于“相关行为”;(2)针对某些依据审判纲领需要团伙作案的违法行为,如诈骗、盗窃和贩卖药物等违法行为,如果该行为是被宣告有罪违法行为同一过程或共同计划中的一部分,那么该行为就属于“相关行为”,以上即为“相关行为”的基本定义。由此可见,对相关行为本身这一概念的范围是相当广泛的,但是在考虑相关行为的范围时有时要把一些与违法行为在逻辑上有密切联系的行为排除在外。而同时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相关”的第二点中所提到的“行为的同一过程”这一界定只适用于那些依据审判纲领需要团伙作案才能构成的那些违法行为,而并不适用于象抢劫之类的暴力刑事犯罪行为。例如,被告可能每天以同一种手法抢劫同一银行的不同分行,但是因为抢劫并不是必须由团伙作案才能构成的违法行为,所以这些没有被起诉或被宣告有罪的那些银行抢劫者的行为并不属于审判纲领所规定的相关行为。

  下面对本文的内容进行大致的梳理。本文主要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主要论述了美国审判纲领中相关行为的重要性问题,这部分界定了相关行为并确认几个审判法庭必须相关行为予以考虑的情形,随即简要地解释了审判中运用相关行为的目的和理论正当性。相关行为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对相关行为的考虑与应用贯穿于整个审判过程。而审判法庭至少要在四种情形下考虑到相关行为:即在设定基础违法行为的标准时、在决定具体违法行为特征时、在将一个违法行为与另一个违法行为进行前后对照比较时和在应用审判纲领进行调整时。在对相关行为背景知识介绍的最后,作者还阐述了产生相关行为规定的最初目的和现今相关行为所起的实际作用。产生相关行为规定的最初目的是为了限制原告对被告最终审判结果的控制权,而实际上这种最初目的并没有实现。随着审判纲领地位的确定,相关行为规定已经改变了其产生的初衷,现今它正服务于审判过程中的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现今的相关行为已经成为一种依据审判纲领对不同程度和性质的违法者做出区别审判时必须借助的重要机制。

  第二部分详细地介绍了分别针对国内相关行为和国外相关行为的不同的司法处理。作者先从法庭对国内相关行为的处理提炼出两条关于相关行为的一般原则。第一条一般原则是相关行为包括被宣告无罪的行为。Watts论证了相关行为包括,至少有时候包括合法行为,例如对手枪的持有、驾驶飞机、或者运用计算机。最高法院指定了另一条一般原则,即相关行为的内容并不对将被考虑的行为制定刑罚,而只对被宣告有罪的违法行为制定刑罚。在此基础上,Witte进一步指出了相关行为背后所依据的理论是这样的,即“违法者只应对那些已经实施的并被法律明确规定的违法行为受到刑罚,而不需要对另一种不同的行为受到刑罚,不管这种行为与违法行为有没有关联”。随即作者针对国外的相关行为审判进行了调查,作者提出了处理国外相关行为的几种情形和是否应该将国外相关行为包含在审判范围内的问题。

  第三部分作者主张在不同的情况下均应适用同样的规则,即法院审判时考虑国外相关行为的某种指导。文中作者讨论了相关行为的一般原则与适用于国内相关行为一样也应该适用于国外的相关行为。作者认为对国外相关行为的关注可以分为三个明显的种类。第一类的关注可以被宽泛地定义为“关于司法权的”关注(“jurisdictional”concerns),即法庭关注一个美国法庭处理国外行为的权力。在法庭关注它的惩罚职能的意义上,相关问题则变为被宣告有罪的违法行为是否是反对美国的犯罪;而在法庭关注的是在审判另一违法行为时考虑相关法律行为的权力而非惩罚权的意义上,一般相关行为表明的是法庭基于相关行为目的所必须考虑的限制是十分少的,也就是说任何强加在国外相关行为内容上的限制都是与一般相关行为原则相违背的。第二类对相关行为的关注可被宽泛地界定为“关于定义的”关注(“definitional”concerns),这类关注至少与“关于司法权的”关注无关。这些“关于定义的”关注在本能的层面上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依据审判纲领的相关规定,行为既包括相关的也包括不相关的。第三类关注可以被宽泛地界定为“关于过程的”关注(“procedural”concerns)。这种“关于过程的”关注平等地适用于国内相关行为,对针对国外相关行为的适当角色的分析没有丝毫的价值。介绍过几种对国外相关行为的关注后作者指出法庭应该适用同样的规则并减少不必要的分析上的差别。国外相关行为必须被包括在审判中,虽然法庭正向将国外相关行为与国内相关行为一致对待的方向发展,但是许多法庭实际上都在原地迂回着。然而,实际上将国外相关行为与国内相关行为一致对待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如果法院的审判不包括国外相关行为,审判纲领所制定的复杂的审判方案就是不完整的,国际上的违法者将不经过适当的规则机制就被判决。如果不考虑国外相关行为,一些违法行为的真实程度可能无法被彻底掌握,而如果不包括国外相关行为可能会导致不能针对国际被告进行公平归责。但是到底是什么促使法庭去追求这些不便行驶的道路而放弃去遵循常见的且已经基于一般原则或基于相关行为规定的常用词句而建立起的为人们所熟知的道路呢?为什么法院使得原本简单的问题变得如此复杂呢?这是很有趣的问题,而就这一问题,作者主要以原告和法院各自权限的历史演化为契入点给我们做出了回答。最后,作者再次重申了将国外相关行为与国内相关行为同等对待的必要性。

  本文作者Valerie S.Roddy引证了大量的案例进行论述,其论述宗旨在于通过论述法院在处理国外相关行为时出现的诸多问题提出其关于将国内相关行为与国外相关行为不作不必要的区分而同等对待的主张。但是笔者认为,正如作者在第三部分中集中论述的那样,导致法庭违背相关行为的一般原则而为之的许多原因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作者在本文中只是针对相关行为本身及为什么要将两者一致对待进行了论述,而关于具体该如何去克服那些历史因素和究竟能否克服那些历史因素进而达致作者提出的应然状态文中并没有给出回答。
侯 杨发表于2005/5/7 11:49:55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