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四)——神学奖学金、忠诚的宣誓和宗教信仰自由(上)
《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四)——神学奖学金、忠诚的宣誓和宗教信仰自由(上)
《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四)
HARVARD LAW REVIEW
Nov 2004 No.1 vol .118 p155-246
BOOK REVIEW: THEOLOGY SCHOLARSHIPS,THE PLEDGE OF AVOIDING THE EXTREMES BUT MISSING THE LIBERTY

      神学奖学金、忠诚的宣誓和宗教信仰自由

  法院对两个重要的宗教信仰案例(Lock v Davey和Elk Grove Unified Schod v Nwedow)的处理方式完全不同,在第一个案例中的焦点是华盛顿州是否可以拒绝让学生主修神学。而在第二个案例中问题是州是否可以要求学生在忠诚宣誓上复述信仰保证,可以看出州政府在这两个案件中的截然相反的立场。
  作者将这两个案例置于广泛联系之中,并且从中立的视角评论它们,并且认为神学奖学金是宪法上的要求而目前宣誓仪式是宪法禁止的,这是服务于宗教信仰自由的结果。但这仅仅是作者的观点,而不是法院和各个利益群体的观点。
  在为宗教组织设立提供资金、规范宗教行为和发起或规范宗教演说这三个方面,其中两个领域已发生了重大变化了,联邦宪法对设立宗教组织已不再进行限制,宗教行为突然从一种独立权利转变成一种无差别权利,正是基于此,Davey认为对宗教组织设立的有差别拒绝应被禁止。在宗教演说上,法院在40多年前就已经禁止政府在除公立学校和其它特殊地方发起宗教演说了。在Newdow的案子中的争论是是否可以在公立学校创设这样一个例外呢?在众多的法官中允许为宗教组织设立投资和是否禁止宗教演说存在很大的争议,而作者认为使演说和为宗教组织设立进行投资的协调一致的原则就是政府影响的最小化和个人选择的最大化。
  尽管人们的选择受各种条件的制约和限制,如贫穷、保证不充分或是其它,但是享有这种选择总比没有要好。这种无差别的投资,扩大了个人的权利。法院对个人宗教演说的保护也符合个人选择自由的理论。人们有权依其个人意愿选择参与宗教活动或不参与宗教活动。法院的决定就反映了政府的中立与个人选择之间的妥协。
  在Davey和Newdow这样两个处理方式完全不同的案子上,只有作者是既支持神学奖学金又反对忠诚宣誓的。他主张政府要将对美国人民的信仰和行动影响将至最小。在Davey案中涉及到的焦点是政府拒绝给主修神学的学生颁发奖学金,这实际上是限制了人们的宗教信仰自由,用政府的权力来影响人们正常的宗教行为,哪怕是在公立学校的学科上;而在Newdow案中则完全不同,它亦违背了人们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政府在宗教问题上总是左右徘徊给人们施加影响,作者认为,在宗教信仰这一问题上,政府的立场应当是中立的,既不要支持也不要压制,而是最大限度地发挥个人的自由选择,而在Davey和Newdow这两个案子中,政府均丧失了其应当中立的立场。
  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信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宗教信仰自由要求对信仰者和不信仰者实行公平对待,一个人对宗教信仰自由的观点与他对宗教信仰的观点是不同的。而此处作者仅试图在三种宗教信仰原则的基础上展开讨论。
  在宗教组织的设立上,法官多年来找到了一个 中间的立场,即是允许设立宗教组织但不是每一个,这实际上是一种最坏的宗教信仰自由解决方式,它使得政府在宗教组织上的权力扩大到了极限。过于设立宗教组织方面法律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1947年开始法院就开始在不协助原则和无差别对待这两个原则下处理组织设立方面的案件。不协助原则不强迫人们对教会承担义务,也使教会不依赖政府。它禁止进行差别对待,因而这两个原则并不是矛盾的。
  再接着Davey的案子说这个问题,每一个达到学术成果要求的学生和家庭收入低于平均生活水平35%的学生均可以得到华盛顿州允诺的奖学金。但是例外情况就是它不被授予主修神学的学生,法院却认为这里不存在政府行为。如果真正的个人选择脱离了与政府行为之间的联系,那么如何使用税收就不存在任何宪法的限制了。一个项目的宗教性与宪法上的设立是没有关系的,与个人的选择是有一定关系的。
曲波发表于2005/5/7 18:21:50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