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实用主义俱乐部»“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资料汇总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资料汇总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资料汇总
zgy发表于2005-7-13 16:02:02 
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日程安排
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日程安排
(2005年5月18—19日)





开 幕 式
(5月18日9:30-10:00,吉林大学麦克德尔米德实验室报告厅)





主持人:黄文艺(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教授)
致 辞:
  吉林大学校长周其凤院士致辞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主任张文显教授致辞
  论坛顾问委员会委员、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邓正来教授致辞
  论坛代表、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生艾佳慧同学致辞
与会人员合影
茶 歇





第一单元 全球化与法学研究范式转换
(5月18日10:20-12:00,吉林大学麦克德尔米德实验室报告厅)





主持人:郭晓飞(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主报告(10:20-11:20):
  1.张翠梅(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探寻中国法学研究自主性的理论支撑》
  2.支振锋(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世纪之交的“中西问题”——多向度汉语文明法学研究随想》
  3.艾佳慧(北京大学法学院):《需要什么样的法理学——从〈法理学:从古希腊到后现代〉切入》
  4.桑本谦(山东大学法学院):《法律运行的社会资源问题》
评议(11:20-11:40):
  谢晖(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自由讨论(11:40-12:00)





第二单元 全球化与法制变革(一)
(5月18日下午14:00-15:30,吉林大学东荣大厦第一会议室)





主持人:艾佳慧(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主报告(14:00-14:45):
  1.魏治勋(山东大学法学院):《全球化语境下法治本质与困境再审视》
  2.于晓艺(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全球化下法律价值的变革》
  3.孙永兴(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律全球化背景下的法官角色转换》
评议(14:45-15:00):
  马新福(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自由讨论(15:00-15:20)
茶歇(15:20-15:30)





第三单元 全球化与法制变革(二)
(5月18日下午15:30-17:00,吉林大学东荣大厦第一会议室)





主持人:桑本谦(山东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主报告(15:30-16:15):
  1.郑玲丽(武汉大学法学院):《经济全球化与世界贸易组织法》
  2.詹清荣(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全球性税制改革的学术梳理和法理评判》
  3.周卫(武汉大学法学院):《全球化语境中的环境风险与环境法的发展》
评议(16:15-16:30)
  徐卫东(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自由讨论(16:30-17:00)






第四单元 全球化与法律移植
(5月19日上午9:00-10:30,吉林大学东荣大厦第一会议室)





主持人:戴激涛(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主报告(9:00-9:45):
  1.吴一裕(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全球化背景下的法律移植》
  2.黄金兰(山东大学法学院):《法律移植:民族国家应对法律全球化的有效方式》
  3.周赟(山东大学法学院):《法律移植:民族国家法制现代化的根本途径》
评议(9:45-10:00)
  黄文艺(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教授)
自由讨论(10:00-10:20)
茶歇:10:20-10:30





第五单元 全球化视野中的权利理论
(5月19日上午10:30-12:00,吉林大学东荣大厦第一会议室)





主持人:支振锋(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主报告(10:30-11:15):
  1.范明志(山东大学法学院):《公民权利的国际对接:法律全球化的路径分析》
  2.涂少彬(武汉大学法学院):《发展权的后现代法学解读》
  3.王峰(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全球化进程中的权利观之更迭》
评议(11:15-11:30)
  邓正来(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自由讨论(11:30-12:00)





第六单元 法律全球化:证成与反思
(5月19日下午14:00-16:00,吉林大学东荣大厦第一会议室)





主持人:张立伟(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
主报告(14:00-15:00)
  1.陆幸福(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法律全球化之三重正当性——为法律全球化一辩》
  2.李红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人民信访:法律全球化时代的地方性知识》
  3.王勇(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迈向一种反思的法理学——一种全球化背景下法律移植的视角》
  4.张镭(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全球治理框架中的国际法治》
评议(15:00-15:20)
  邓正来(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自由讨论(15:20-15:40)
茶歇(15:40-16:00)





闭 幕 式
(5月19日下午16:00,吉林大学东荣大厦第一会议室)





主持人:蔡宏伟(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博士生)
致 辞: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邓正来教授做论坛学术总结
  吉林大学法学院院长徐卫东教授致闭幕词
herobird发表于2005-7-13 17:12:32 
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章程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组织章程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第一届筹委会第1次会议通过)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发起设立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以下简称“论坛”)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倡议发起,并联合北京大学法学院、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山东大学法学院、武汉大学法学院、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按校名第一个汉字的拼音字母排序)共同设立。
第二条 宗 旨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以学术为本,主张平等参与、促进交流、砥砺学术、共同提高。
第三条 工作原则
论坛贯彻学术民主、研究自由、鼓励创新、遵守宪法和法律的原则。 

第二章 组织机构
第四条 论坛成员单位
发起本论坛的九所学校为当然成员单位,任何新增法学理论博士点可以申请成为本论坛成员单位。
第五条 总 部
本论坛总部设在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
第六条 筹备委员会(以下简称“筹委会”)
1. 筹委会成员必须是论坛成员单位在读法学理论博士研究生。
2. 筹委会成员由各论坛成员单位产生,主办单位产生3名筹委会成员,其他论坛成员单位各产生1名筹委会成员。
3. 筹委会成员任期1年,可连任,连任不得超过两届。
4. 筹委会主席由筹委会成员轮流担任,应为主办单位的筹委会成员。
5. 筹委会成员因故不能履行职务的,应在论坛开始前60天告知秘书处,由论坛成员单位重新提名筹委会成员,由筹委会认可。
第七条 顾问委员会
1. 顾问委员会成员由论坛成员单位提名,经筹委会会议过半数(不包括半数)表决。
2. 顾问委员会成员任期1年,可连选连任。
3. 顾问委员会成员因故不能履行职务,应在论坛开始前60天告知秘书处,由论坛成员单位重新提名,经筹委会会议过半数(不包括半数)表决。
第八条 秘书处
1. 秘书处是筹备委员会的下设机构。
2. 秘书处设在总部。

第三章 权利与义务
第九条 论坛成员单位的权利
1. 产生本单位筹委会成员。
2. 提名本单位顾问委员会成员。
3. 承办论坛。
第十条 筹委会的权利
1. 对以下事项行使表决权:
(1)顾问委员会成员的产生;
(2)顾问委员会成员的增补;
(3)其他需要表决的事项。
2. 确定论坛的议题。
  3. 决定匿名评审的人员。
  4.指导秘书处工作。
  5. 决定其他需要筹委会决定的事项。
第十一条 筹委会成员的权利
三个以上论坛成员单位的筹委会成员可以向筹委会提出议案。
第十二条 顾问委员会的权利
顾问委员会有向筹委会提出建议的权利。 
第十三条 论坛成员单位的义务
1. 按照本章程第一条所列单位顺序承办论坛的义务。
2. 落实本单位承办论坛的经费。
第十四条 发起单位的承办义务
论坛主办单位因故不能承办论坛,应在论坛开始前60天告知秘书处,由发起单位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举办。
第十五条 筹委会的义务
  1. 征集论文。
2. 组织论坛。
  3. 讨论和表决筹委会成员提出的议案。
4. 其他与论坛相关的义务。
第十六条 筹委会成员的义务
筹委会成员有对匿名评审专家、评审过程及评审结果保密的义务。
第十七条 顾问委员会成员的义务
  1. 当然的审稿义务。
  2. 支持筹委会工作的义务。
第十八条 秘书处的义务
  1. 向新增法学理论博士点发出邀请加入论坛的义务。
  2. 与主办单位会务组合作的义务。

第四章 附 则
第十九条 章程的解释
本章程解释权属于论坛筹委会。
第二十条 章程的修改
本章程修改权属于论坛筹委会,但第二条所列宗旨不得修改。本章程的修改应由三个以上论坛成员单位筹委会成员提出,并经论坛筹委会全体成员4/5表决通过。
第二十一条 论坛经费
论坛经费由主办单位承担。
第二十二条 章程的生效
本章程自第一届筹委会成员签名及所在单位盖章之日起生效。





2004年6月18日
herobird发表于2005-7-13 17:18:49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实施细则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实施细则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第一届筹委会第1次会议通过)


第一条 参与资格
论坛的参与人员应为全国在读法学理论博士研究生(含港澳台博士生)。其他专业博士研究生所提交的法学理论方面的论文亦可参选。

第二条 论坛时间
论坛每年上半年召开一次,为期3天。

第三条 论文要求
参加论坛的论文应符合以下规则:
1. 论文应为在读博士生单独撰写或博士生合作撰写的文章。
2. 参加论坛的论文应为未在纸质或电子出版物上公开发表的文章。
3. 论文字数应该不少于8000字。
4. 提交的论文格式以《中国社会科学评论》的格式要求为准(详见附件1)。

第四条 论坛组织流程
每次论坛的组织应当遵循以下规则:
1. 选定主题
下届论坛所选主题由上届论坛筹委会在上届论坛结束最后一天公布。
2. 论文征集
(1)所选论题应在全国著名法律学术网站和法律院校网站上公布。
(2)由秘书处向全国各法律院校发出论文征集邀请函。
3. 组织评审
论文评审办法:
(1)论坛筹委会组织评审稿件。
(2)提交的论文应先由论文评审专家委员会进行匿名独立评审,每篇论文由两位专家评审。
(3)如果两位专家对同一篇论文有不同意见,由秘书处将此论文送交第三位专家评审。
(4)论文评审专家由论坛筹委会决定,并由秘书处以筹委会的名义邀请。
(5)每届论坛选出若干优秀论文,由论文作者本人在论坛上宣读。
(6)如果论坛未能选出优秀论文,应由秘书处以筹委会名义在全国著名法律学术网站和法律院校网站上公布。
4. 每篇论文的讨论应遵循以下规则:
(1)论文宣读,时间不得超过20分钟。
(2)评论人对所宣读的论文进行点评,时间不得超过10分钟。
(3)自由发言、时间每人不得超过5分钟。

第五条 成果整理和出版
所提交的论文由秘书处整理汇编,由主办单位负责组织出版事宜。








2004年6月18日
herobird发表于2005-7-13 17:19:30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征稿通知
“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征稿通知

经过一年的紧张筹备,第一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定于2005年5月中旬举行,由发起单位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主办,并由北京大学法学院、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山东大学法学院、武汉大学法学院、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等八所创设单位协办,地点为长春。
在广泛汇集各成员单位法学理论博士生的意见的基础上,本次“论坛”的主题由主办单位最终选定为“面向全球化的中国法学”。论文的具体选题又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关于 “法律与全球化”问题的基础理论研讨,第二类是有关全球化背景下针对中国法律和中国法学的具体理论思考。
发起单位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设有秘书处,负责论坛的筹备、联络和组织工作,本次论坛的秘书处成员为:蔡宏伟、刘雪斌、刘小平(均为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2003级法学理论博士研究生)。各成员单位选派的第一届“论坛”筹委会成员,当然成为本次论坛通讯联络员,负责所属单位的组稿以及同主办单位的联络,并作为本单位的领队组团参加论坛。
论坛投稿请于2005年4月30日前寄至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邮编130012),并在信封上标明“‘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投稿”字样,且同时发送稿件电子文本至电子邮箱“faliluntan@126.com”和“faliluntan@yahoo.com.cn”。
论坛的具体规则以及论文的规范要求详见《“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实施细则》。所投稿件均经专家委员会匿名评审,论文一经选定,由论坛主办单位统一发出《邀请函》;被邀请者须携《邀请函》按指定时间到指定地点报到,论坛的举办时间及地点以《邀请函》为准。参加论坛的交通费及食宿由主办单位承担。
论坛相关文件可到“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legaltheory.com.cn)和“正来学堂”网站(http://dzl.legaltheory.com.cn)下载。
秘书处联系人及联系方式:
1. 秘书处联系电话:0431—5166329;传真:0431—5166329。
2. 联系人:刘雪斌13504339176;蔡宏伟13314390207;刘小平 13504404819。


herobird发表于2005-7-13 17:19:59 
吉林大学校长周其凤院士在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开幕式上致辞
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开幕式致辞
吉林大学校长 周其凤
2005年5月18日

法学理论界的各位老师、博士生同学们:
你们好!
首先我代表吉林大学对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在我校开幕表示热烈的祝贺!同时,也对各位能够光临我校并参加本次论坛的各位老师、同学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问候!
本次“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是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倡议发起,并联合北京大学法学院、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山东大学法学院、武汉大学法学院、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共同设立的。贯彻学术民主、研究自由、鼓励创新、遵守宪法和法律的原则,以学术为本,平等参与、促进交流、砥励学术、共同提高为宗旨。这次论坛是中国法学理论界博士生和指导教师的一次盛会。不仅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提高、交流合作的机会,同时,此种形式也对改进法学理论博士生培养,促进人才质量提高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
此次论坛,同时也是吉林大学法学院“学术活动月”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的首届主办单位,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拥有较强的科研实力和合作基础。我们既有全国著名的法理学家张文显教授、邓正来教授,也有像姚建宗、黄文艺等年轻学者;但是,我们也存有弱项和不足。我希望通过本次论坛,大家能够广泛交流、互相促进、共同提高。
作为首届论坛的承办单位,我们力求尽善尽美。争取通过为大家提供平等、便捷、零距离、高透明的对话平台,让论坛的发言者能够在表达与倾听并重、思考与评论相继、严肃与活泼兼具的良好的学术讨论氛围中,享受知识传播与知识共享的愉悦;让论坛的参与者能够品尝丰富的学术营养大餐,体味融入学术的如沐春风的感觉。
最后,祝愿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圆满成功,祝愿每一位学子在这里生活愉快、满载而归!谢谢。

herobird发表于2005-7-13 17:20:33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主任张文显教授在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开幕式上致辞
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开幕式致辞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主任 张文显
2005年5月18日
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师们、同学们,
对本次论坛给予宝贵支持的同志们、朋友们:
  你们好!
  经过历时一年紧张而有序的筹备,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今天在绿草如茵、百花争艳的吉林大学隆重开幕了。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是论坛的发起单位和首届论坛的主办单位。作为中心主任和本中心全体师生的代表,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向论坛的开幕表示热烈祝贺。
  首届论坛得到了全国高校和研究机构全部9个法学理论博士点的研究生的积极响应和支持,今天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和8所高校的3 4名博士生代表汇集长春,共同构筑这属于你们自己的学术舞台。我怀着热切而喜悦的心情向同学们表示由衷的欢迎。
  去年5月,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邀请全国各个博士点的研究生代表来到长春,制定了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章程,组建了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筹备委员会,并邀请各个博士点的学科带头人代表组建了论坛顾问委员会。在过去的一年中,筹委会的各位同学以饱满的热情、科学的态度和团结协作的精神,开展各项学术准备和会务筹备工作;顾问委员会的各位学者以主持和参与国内外学术论坛的丰富经验指导筹委会,并从各个方面支持筹备工作。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首届论坛如期顺利举办。在此,我向为首届论坛做出积极贡献的全体同学、老师及工作人员表示衷心感谢和敬意,并祝愿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以今天为起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本次论坛以“面向全球化的中国法学”为主题。这是一个可以充分凝聚知识、深化思想、联系实践、引导学术进步的论题。全球化是个综合概念,既表征人类活动范围和组织形式从地方到国家再到世界范围的扩大,也表征人类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环境等方面的综合性发展趋势。2 O世纪7 0年代以来,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发生着以经济全球化、公共事务全球化、环境全球化、人权全球化为主要内容的历史变迁。全球化正在有力地改变着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生存状态、文化模式和政治法律制度。在这样一个全球化时代,观察和处理任何基础性、战略性、全局性事务,都必须有全球视野、全球思维,要有全球化的“问题”意识,应对全球化的战略举措。伴随着经济、公共事务、环境和人权的全球化,以法律的“非国家化”、“标本化”、“趋同化”、“一体化”为标示的法律全球化运动加速发展,法律的现代精神、全球精神、人类文明普适精神、法律职业的共同体精神必将贯通法律体系和法律实践。与此相适应,法学研究范式尤其是法哲学研究范式必将出现新的转向,即全球化(Globalization thinking,Globalization paradigm)转向。
  近代以来,科学知识的生产和增长有两种比较流行的方式。一是通过批判、即通过证伪与纠错检验理论假设、纠正理论错误,推进知识增长;二是通过科学范式的引领和转换、即通过提出一套全新的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和理论框架推进知识更新和科学革命。法学研究中的全球化范式,是一种与基于地方性知识、国内法知识、传统法知识而形成的法学研究范式截然不同的新范式。全球化范式提供了法律本体论的一套新的理解系统,即有关法律的本质和发展规律的新的理论体系;提供了新的、全景式的法学视窗,即观察和思考法律与社会问题的新的理论背景、分析框架和参照系;提供了新的审视、批判和重构法学知识的工具。我相信,全球化范式的形成和广泛采用,必将推进法学界进一步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推进中国法学国际化进程,推进中国法制面向法律全球化的变革。
  当然,法学研究中的全球化范式并非意味着对全球化不加甄别地热烈拥抱。全球化是一张普洛透斯似的脸,变化无常、随时可呈现不同形状,并具有极不相同的面貌。全球化的味道不完全是甘甜的,有时候它很酸,有时候它很苦,有时候它很辣,有时候它还很涩。真可谓苦甜酸辣涩五味俱全。面对政治领袖在全球化社会问题上的兴利除弊,理论家要在全球化学术问题上开展反思和追问。法律人一方面要正视全球化、善待全球化、融入全球化,另一方面要防止全球美国化、西方化、英语化,警惕个别国家或少数国家借助全球化的名义而推行政治单边主义、经济霸权主义和法律帝国主义。我们高兴地看到本次论坛提交的论文,在全球化问题上有证成、有批判,有前瞻、有反观,有发散式思维、也有收敛式思维,尽管是各个作者独立完成自己的作品,相互之间却不乏辩论和争鸣,呈现出一幅百花竞放的图景。我为这种学术景象而振奋,为年轻一代法律人的学识和学风而欣慰。
  同学们、老师们,本次论坛计划三天。我预祝论坛的整个过程始终充满自由、民主和快乐,祝愿同学们在自由中畅想和漫谈,在民主中对话和互补,在快乐中度过每一刻时光。
  谢谢!


herobird发表于2005-7-13 17:21:08 
论坛顾问委员会委员、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教授 邓正来在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开幕式上致辞
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开幕式致辞
论坛顾问委员会委员、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教授 邓正来
2005年5月18日



                                全球化时代与三种理念的转换*






邓正来



(吉林大学法学教授、《中国书评》主编、《中国社会科学评论》主编)






尊敬的主持人,尊敬的来自于吉林大学以外的同学们,尊敬的所有参加论坛的同学们,尊敬的领导们:大家好!首先,请允许我代表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顾问委员会向大会致辞,祝贺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的召开。在此,我想讲三个方面的问题。



在讲这三个问题之前,我先谈一个背景性的参照问题。我认为,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有一个很好的背景性参照,它就是五天以后将要在西班牙GRANADA召开的第22界世界法律哲学与社会哲学大会。我之所以把这个大会作为一个参照,有两个理据可以对此提供支持。第一,在第22界世界法律哲学与社会哲学大会上,不仅有像哈贝马斯、拉兹(因病而未能与会)、赫尔德等这样一些的重要的法律或政治哲学家的参加,有中国法律哲学家的出席,而且关键之处还在于此次大会讨论的主题也是全球化的问题:“全球社会中的法律与正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一个很重要的具有学术意义的信号。第二,从逻辑上或从理论上讲,在座的诸位将来极有可能成为世界法律哲学和社会哲学大会上的keynote-speakers (基调发言者),并对法律哲学和社会哲学的未来发展方向发表你们的意见。正是基于这两点考虑,我选择把这次世界法律哲学与社会哲学大会作为一种背景性参照。立基于这种背景性参照,我拟对下述三个紧密相关的问题做一番概括性的讨论。



第一个问题与“视角”(perspective)有关,也就是视角转换的问题。全球化论题是本届博士论坛的主题。我们知道,从民族国家建构以来,我们便有了各种国际性的问题,但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样的国际问题都是从民族国家的角度或者主权的角度来审视其他民族国家或与其他民族国家间关系的问题的。这是一个“外部”视角的问题,即国际社会并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内部的问题。这一视角的意义在于:我们完全可以不根据国际社会而仅根据自己便可以确知或定义我们自己,或者仅根据中国便可以确知或定义中国。但是在全球化时代的今天,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再把国际社会或他者视作一个外部性因素,我们也无法仅根据自己来看待我们自己了。这是一个极具核心意义的理论问题,因为这里涉及到了一个我经常说的“身份”或“认同”(identity)的问题——具体来讲,所谓我们身份的问题,也就是“什么是中国”或“我们是谁”的问题。在对“中国”或“我们”进行定义的时候,前全球化时代的定义方式已经行不通了,因为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必须要参照其他国家对“中国”或“我们”的定义来重新定义“中国”或“我们”——这是一种商谈的结果,而且原先封闭性的排他性的主权概念在这个意义上也被超越了。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与“话语”(discourse)有关,也就是从“话语实践”(discursive practice)到“话语建构”(discursive construction)、再到 “话语争夺”(discursive struggle)的转换问题。众所周知,定义在很大程度上讲是根据视角而来的,而视角则在基本的意义上是受话语支配的。无论全球化时代的物理性进程是如何展开的,也不论经济交往、文化交往、军事交往和政治交往事实上是如何进行的,不同的话语始终为我们提供了我们据以认识和看待事实层面上的全球化时代的不同的视角。这一点极其关键,因为它意味着在面对全球化时代的时候,我们不仅需要根据某种话语去认识和看待全球化时代,而且还在根本上应当去建构我们据以认识和看待全球化时代的我们自己的话语。在这里,我们需要给出我们自己的源出于中国立场的“话语”,并为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提供一种审视全球化进程的我们中国的视角。因此,这一转换,不仅意味着认识本身的需要,而且也在某种程度上为你们设定了一项理论使命,需要诸位拿出理论上的勇气并经由对中国在这个特定时空中的问题进行真切的分析和研究,而在次一题域中做出你们的理论贡献。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与“团队”(team)或“论坛”有关,也就是如何建构你们自己的“团队”或“论坛”的问题。对于我们今天召开的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作为大会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我想严肃地向大会的顾问委员会、也向大会的筹委会提出这样一项建议,向今天到场的其凤校长和文显书记提出这样一项建议:由吉林大学再认真地发起一次倡议,我们不仅要邀请国内的博士生来参加这个“团队”或“论坛”,而且还要邀请世界上愿意参与讨论这个论题的博士生前来参加这个“团队”或“论坛”。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要建构一个真正开放的、全球化的“团队”或“论坛”。因为在这个时代,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已经不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而毋宁是我们需要与世界上的其他人民共同面对的问题。因此,我们在全球化时代,不仅需要去认识和看待全球化的问题,而且还需要建构一个具有全球性质的“团队”或“论坛”,并且希望从这个“团队”或“论坛”中真正地走出能够引领世界法律哲学和社会哲学未来走向的人材。



显而易见,上述三个问题的兑现,实际上都仰赖于我们日后持恒且平实的智性努力。因此,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仅有的三天讨论也是远远不够的。但是,这三天的讨论得以展开本身,却实实在在地传递给我们一个信息,即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一个全新的开始;它促使我们在以后的时间里去认真地读书和交流,去思去考全球化时代给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所提出的那些共同的问题。我想,这也是这个论坛所应具有的意义。最后,请允许我代表顾问委员会向大家表达一个祝愿:真诚地祝愿你们未来三天在吉林大学过得愉快,并且预祝能够从你们的这个论坛当中走出在世界法律哲学和社会哲学大会上做基调演讲的学者。谢谢大家!






*本文为作者在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上代表“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顾问委员会向大会所做的致辞。


herobird发表于2005-7-13 17:21:46 
论坛代表、北京大学法学院04级博士生 艾佳慧在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开幕式上致辞
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开幕式致辞
论坛代表、北京大学法学院04级博士生 艾佳慧
2005年5月18日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同时也非常感谢吉林大学法学院为广大法理学博士生提供了这样一个交流和学习的学术平台。我是今天早晨才到长春的,一下火车就感受到了吉大老师和同学的热情,让我在这个异乡的早晨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暖意。我想在座各位远道而来的同学应该和我有同样的感受,在此我要代表与会的博士生向张罗这次论坛的各位老师和同学道一声:你们辛苦了!
  今天,我站在这里,是被指定代表法理学博士生发言,但是我想我代表不了这么多人,我只想代表我自己表达一点对法理学博士论坛的看法,不当之处,还请在座的各位老师和同学指正。
  首先,我们的法理学博士生论坛究竟要论什么,而且能够论什么?我想我们在座的各位法理学博士生抛开自己繁重紧张的学业,不辞辛劳,千里迢迢地奔赴论坛,肯定不是为了在辛苦的学习之余放放松,度个假,或者在法理学界混个脸熟之类的;也不是为了参加一个看似
热闹激烈实则各说各话的法理学讨论。我们需要讨论一些真正重要的关涉中国现实的法理问题,需要在一定的共识或相同的理论前设下进行一些有意义的学术争辩,而且即使前设不同,我们也可以探讨一下前设何以不同。只有这样,我们的论坛才会有的放矢,讨论才会真有收获。
  第二,我们的法理学论坛能否展示法理学学术研究的多样性,能否形成一个小范围的良性的学术竞争?我们都知道,生物多样性是地球得以维系和存在的基本条件,同样的,学术研究方法的多样性和良性的学术竞争也是一门学问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基本前提。正如卡尔·波普尔所说,“(最好的方法论规则就是)提取并针对那些大胆且具有大量信息的理论;然后通过批判地讨论并严格检验这些大胆的理论来让它们相互竞争。”我们也知道,多样性代表着丰富和各种可能性而竞争则代表着效率和“优胜劣汰”。希望我们的法理学博士论坛能领中国法理学研究风气之先,充分体现这种多样性和学术竞争。因为我们是当代中国的富有创造精神的新一代法理学人。
第三,我们的法理学论坛能否关注问题丛生的当代中国社会,并据此展开一些有益的理论探讨?从柏拉图到今天的后现代,法理学存在了二千五百年,但是,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问题,而“法律不是某种不变的或者超历史的现象,而只是在不同的社会历史环境下建构起来的不同的经验现象。”因此,急剧变迁的当代中国有着自己独有的问题,它呼唤各种有别于西方法学理论的中国法学理论!作为年轻的中国法理学人,我们理应担当起这样的理论责任,将自己的触角和根须深深扎根于当代中国的现实土壤,问答中国的问题,解释中国的现象。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出现理查德·罗蒂讽刺过的由于远离实践而产生的各种理论幻觉,也才可能拥有属于中国的一种法理学。而我们的法理学博士生论坛能成为中国的“问题集散地”和“理论智识库”吗?
第四,我们的论坛能否有足够的批判精神?学问是在边学边问中长进的,更是在对已有的各种理论和知识的学习和批判中生长的。我们要承认,我们的老师和长辈们通过他们艰辛的学术跋涉已经为我们的进一步前进开辟出了一条相对平坦的学术之路,跟随和模仿就足以让我们过上一种四平八稳的学者生活。但是,这种四平八稳值得追求吗?这种四平八稳能有助于我们为整个法学理论系统提供一种知识增量,有助于我们的法律实践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们尊敬和热爱我们的老师,也愿意学习他们生产出来的各种理论和知识,但我们不要平庸的跟随和模仿,我们要的是一种学习中的批判!一种批判中的学习!这种批判不仅需要我们具备足够的能力,更需要我们有足够的勇气,将老师们的理论发扬光大甚或改弦易张。这种批判精神针对的甚至不仅是我们的先生们,还包括古今中外的一切法学理论,甚至被我们视为研究工具的各种方法论。正如霍姆斯所指出的,我们的思考应该大气且无所偏倚,应当有能力批评我们所敬重和热爱的。这种理性的批判精神不仅应该成为我们法理学论坛的内在精神,也应该是所有法理学博士生思考和学习时的一个必要维度。
  作为一个参与者,作为一个年轻的中国法理学人,上面的几点看法不仅是我对法理学博士生论坛的期望,更是我对我自己的激励和鞭策。最后,预祝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圆满成功!更衷心希望这个论坛成为广大法理学博士生学习、研讨、批判和不断成长的知识的家园!
herobird发表于2005-7-13 17:22:22 
邓正来教授在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的学术总评
首届“全国法学理论博士生论坛”的学术总评




论坛顾问委员会委员、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教授 邓正来
2005年5月18-19日



(一)



谢谢你们的邀请。但是你们现在就让我对你们的讨论做总评,实在是有点将军呀,因为按照会议程序,我将在明天会议结束的时候进行总评。这样吧,我就先简单地谈几点感想。



第一,你们说我一直在认真做笔记,实际上,我每次开会时都会很认真做笔记的。做笔记是一个认真思考的过程,是一个向你周围的人学习的过程。对此,我想给你们提一个建议,希望你们不要小看任何一位年级比你们低的同学,不要小看你们周围的任何人所做的发言,因为你们也许能够从他们的思考和发言中学到很重要的东西。这是一种智性上的平等。



第二,今天,我非常认真地听了你们的发言和讨论。我非常感动同学们对讨论和交流有这样的激情。这非常好。但我希望大家在有发言和讨论激情的同时能够遵守大会确定的讨论规则,因为遵守规则其实是对其他同学的尊重。我一再强调,做学问事实上是在做人,我们在做短短两分钟发言的同时,其实是在做人,甚至是在表现我们对做人的态度。我想通过讨论遵守规则这个问题,告诉你们,它背后所隐含的实际上是一种有关做学问与做人的关系。



第三,从今天的讨论内容来看,同学们主要论及到了三个主题。今天上午的讨论主要是对全球化时代中国法理学本身问题的讨论,而今天下午第一组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中国具体的制度层面,第二组的讨论则是在国际制度层面展开的。针对这些问题,我觉得,大家的提问太过集中在技术问题上,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我们所关注的乃是某位报告人的报告中所涉及到的技术性知识,或者说,我们习惯于对某些问题做就事论事的讨论。面对这么大的问题,它实际上要求你进入到报告人的报告背后去考虑他为我们开放出来的那些问题。我认为,就今天的讨论而言,有“两组关系”值得我们思考。第一,上午的讨论表明我们对于全球化本身所持有的某种质疑的态度,而在今天下午的讨论中,我们的叙述乃是在我们对全球化不质疑的状态下展开的。这是一组非常重要的关系。第二,一种观点假设全球化对我们已经造成了影响,但是它认为我们进行独立自主的思考并且以这样的方式作出我们的应对;另一种观点同样认为全球化对我们产生了影响,但是它去认为我们应当融合它、接受它。这“两组关系”是极其重要的关系,是值得我们耗尽全力去思考的问题。我认为,今天的中国法学界已发表的著作和论文都没有超出这两个问题的范围。国内的研究水平还比较差,因此阅读起来就比较痛苦。但是从这样的痛苦中依然觉的高兴,因为它们依旧给你开放出了这样两组问题来。



刚才在休息的时候,我和同学交谈的时候,有同学问我:我们在讨论全球化的法律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假设它是善的,它是好的。我说,不可以做这样的假设。他又说,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全球化的法律不公平,我说也不行。我认为,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将全球化本身“问题化”,也就是把它作为一个问题来看,但是绝不是将它看成一个黑白分明的问题,不是白的就是黑的。这需要我们对整个中国法理学界的思维方式进行反思,究竟是什么因素使得我们在面对各种极其复杂的问题的时候总是很轻松地就把它描绘成一个简单的蓝图。这个问题很重要。作为一个理论工作者,作为一个准备成为一个理论工作者的学生,你必须去研究那些支配了我们思维方式的因素,否则我们就无从反思,也不可能展开反思。我们在不经意或经意当中居然能写出完全一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原因呀?



我觉得今天的讨论很好,真得很好,因为这样的讨论可以迫使我们对这样的讨论背后的思维方式进行追究,下大力气进行追究。最后我想说的是,诸位都是很有潜力的学生,是有天赋的学生,而且你们所从事的事业也是非常荣耀的。我希望你们能够用你们青春生命中富足的时光来思考和追究这样的问题。中国的法学需要你们的努力,需要你们用你们的智慧去建构它。谢谢大家(鼓掌)。






(二)



尊敬的同学们,我非常高兴从这次论坛的第一时刻起,就一直跟你们在一起:非常认真地听你们每一位同学的报告,也非常认真地与你们进行讨论。我认为,你们的报告是精彩的,虽然这还不足以使你们骄傲。关于这次论坛的学术总结,我想从两个方面来讨论。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讨论中存在的两个学术缺陷。第一个不足,我们这次讨论的议题是有关全球化法律的基本理论问题。我在昨天的讨论中已经指出了我们讨论中的两种倾向:一种倾向是根据全球化来认识中国的法学和法律制度;另一种倾向是从中国的实践考虑如何来应对全球化。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尽管这两种倾向不同,但是它们却有着一个相同的根本假设,即全球化是存在的,是一个事实。对此,我们必须要问一个问题,即我们为什么要讨论全球化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因素使我们认为这种假设是有道理的。我很喜欢看足球的世界杯比赛,在世界杯决赛的时候,我曾经对朋友们发表过我的一个看法:虽然我和你们都在看同一个足球的画面,但是我思考的问题却是和你们不同的。我们知道,在日常的不同的俱乐部赛制中,我们总能看到各国不同的外援队员,这可以比作一种“全球化”的现象;而在每四年一次的世界杯赛中,我们看到的却是国旗和队员捂着胸口唱国歌的场面,这完全是一种捍卫“民族主义”的形式。的确,这两种形式都能引起我们的兴奋和激动,但是“全球化”的那种现象却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现象,是在每时每刻展开的,是生活的;而“民族主义”的那种现象则是四年一度的隆重仪式,是我们在四年间时刻期盼的那种界定自己的形式。这是两种极其真实的现象,同时也我们内心中深深存在的两种彼此极其紧张的进程。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是否真的做过追问,进行过批判的审查?
  我要讲的第二个学术缺陷,即我们是否在全球化问题与我们的学术研究及思考之间建立起了理论意义上的那种相关性。诸位都是博士生,可能因为读书学习的繁忙,使得你们很少有机会在全球化领域中做比较专门的研究。有关全球化理论的文献,基本上有两大脉络:一脉是左派的研究;这些论者把全球化时代推到马克思时代,因为马克思早就在其理论中讨论了全球革命和共产主义的问题,因此他们认为马克思最早洞见到了全球化的问题;另一脉是右派,他们基本上把全球化界定在贝尔所说的“后工业时代”以后(20世纪70年代)的话语。当然,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一个事实的问题,而是一种话语,一种支配我们审视我们的生活方式、生活意义本身的视角。因此,我们不是简单套用某个有关“全球化”话语,而是介入了一场有关“全球化”的“话语争斗”,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讲乃是一个“话语建构”的问题——当然核心仍是一个话语争夺权的问题。我们现在只是承认西方论者所提供的各种有关“全球化”的话语,但是却没有将其“问题化”,这是我们这次讨论不足的地方。当然因为时间比较紧,你们也没有做充足的准备,因此相信下一次的讨论会更好。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学术研究的问题。在两天的讨论中,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我们不仅是在提问题,也不仅是在将我们的观点公布出来,而是在生产与再生产某种知识,并进入了这一过程。这个过程要求我们对两个方面的问题加以注意。一方面,我们常常喜欢纠缠于某一个事实,我们也非常乐于纠缠于我们可能熟悉的某种技术性的知识,但是我们却不愿意进入到更为一般的理论层面中去。举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李红勃的有关“人民信访”的研究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问题,是一个在当下中国的特殊问题,但是理论研究本身却要求你们(作为理论工作者)如何将这个问题一般化。Geertz 去巴厘岛做的调查,是一个非常特殊化的例子,但是他却要将那个小岛的故事一般化。于是,他认为,他所看到的那个故事是一种文化的认知问题,是一个意义世界,是一个人如何认同自我的世界,因此他者不能用他的文化意义世界去评价它。结果,我们才有了“地方性知识”,我们才有了认识世界的这个新维度。因此我认为,我们在研究的时候也需要将具体的知识、地方性的知识一般化、理论化。显然,我们在这方面的训练还不够。另一方面,我们,尤其是我们在讨论的时候,对知识增量这个问题关注不够。我们为什么要讨论呢?难道只是要说明我知道而你不知道这个事实吗、我是正确的而你是错误的吗?或者说,还是为了其他什么?进一步说,我们为什么要提问题,为什么要批评呢?我认为,如果背离了知识增量,所谓的“对错”、“提问题”或“批评”也就失去了意义,也就变成了日常意义上的“说话”、甚至变成日常意义上的那种“吵架”。但是我们知道,学术讨论的意义就在于促使我们在讨论中、在知识的交流中、在paradigm的质疑中有所增量,而这正是我们注意不够的地方。坦率地讲,这个问题与我们平时的训练有关系,这两天的时间虽短,但是却凝聚了可能是你们在两年或者五年的时间里所受的那种训练。我们有这样的问题其实并不要紧,因为我们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而且我们还有这样好的论坛,你们在不同学校的同学之间还有了学术交往的可能性。因此,我希望也祝愿诸位在离开吉林大学的时候,不仅带走你们刚刚建立的美好的友谊,同时也要将这个论坛给你们开放出来并逼着你们去思考的问题带回去。最后,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感动而去思考这样的问题,而是要作为读书人去思考你在这个时代之中、你在这个话语之中不得不去思考的问题;去认真地思考它,就像这种思考本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无法离开的空气和水一样。



谢谢大家!
herobird发表于2005-7-13 17:23:01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