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全球化论坛»诗哲魂:解析:全球化是一个伪问题
诗哲魂:解析:全球化是一个伪问题
解析:全球化是一个伪问题
作者: 诗哲魂

|  【内容提要】 

在全球化日渐凸现的时代,如何解析这一现象不仅成为历史的穿透,也是我们面临选择的困惑。全球化的理念——是西方世界,在三、四百前,进行地理大发现以来,以欧美文化为中心构造起来的话语幻象;也是今天在全球生态资源配制下,生产和贸易世界化的资本主义新的模式;更是通讯和网络架构起来的虚拟的整体。但是,这一切与落后地区和国家封闭事实相比,以及不同民族国家和地区,在亲历中感受到的全球化剥削和压迫的真实之间,在概念上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理念。



于是我们设问:是否有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问题?全球化的问题,究竟属于谁的问题?谁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谋取更多的利益?与那些弱小的民族国家和地区相比,全球化究竟在什么意义上属于弱者?这一话题的实质,究竟代表谁的声音?或许全球化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制造出来的幻象。一个对弱小民族和国家与地区没有意义的话语,或隐蔽着更多世界霸权和野心的伪问题遮蔽。



西方化就是更多、更快的物质欲望增长,让全球化的伪问题凸现了出来。极度消费的欲望必须要选择全球化生态资源作为支撑。他们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生产方式需求,将全球化的生态环境作为基本的资源来控制,也由此产生了这样一个只属于他们的问题:对于欧美国家,它既是一个真实的困境,又是一个需要用各式各样理论来论证的伪问题。而对于弱小民族国家与地区的问题意义,却是:全球化既是伪问题,又是决定未来命运生死攸关的问题。这种认识的分野,就是在全球背景下,我们思考其个人和民族国家和地区性利益前提条件。



支持全球化的理论,是西方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主体意识,他们骨子里浸透着很强的征服意识和开拓殖民地世界的野心;加之,科学技术理论支持发现的世界原理,如生态环境整体性、系统性和秩序化,以及相应的世界政治新格局;还有成功的跨国公司的世界贸易运作,都是在西方通讯、网络和道路交通拓展下进行的全球化格局的构造,也是政治、经济、文化全球一体化的强制推动下实现的。这些支撑不同层面的全球化基础,看似一个真实世界的描述,却更多的潜伏着一个全球化的伪问题。



对于弱小和封闭的地区和民族国家,全球化只是一个时间化的概念问题。但一进入到资本主义全球化时代,就发现自己已进入到一个伪问题的陷阱。从纵向西方历史来看,它更多的表达为西方资本主义构造的幻象,也同时隐藏着一个真实的全球化问题。这就是弱小民族国家和地区的视域中,从来就没有这样一个全球化的问题意识,它不过是西方化的政治、经济、文化构造出来的幻象,以及他们在三、四百年所创造的文化、文明进步中追求——物质财富世界的贪婪和野心的放大。全球化满足了他们去占有全世界更多地区的物质财富和生态资源。从横向来看,当整个世界都纳入到全球化的野心,那些不属于全球化的民族文化和国家与地区,都被视为一种障碍要被灭绝,或者被改变或者被同化。就像美国人征服新大陆的印第安人一样,一切弱小的民族国家都被全球化所控制时,全球化这个伪问题就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这是西方话语世界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又一次灾难。



于是在这样的借口下,才会有了世界性问题的出现——快速增长的世界性生态、环境、人口、能源、交通、空气、水污染和城市扩张的问题,这其中更多的包含着他们几百年来持续增长的欲望,和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环境毁灭性破坏的罪恶。如果持续按照这样的生活方式延缓下去,整个世界的毁灭就会在不远的将来。这就可以看出,西方理念下形成的科学技术和生态环境保持意识,以及他们所提倡的人文精神关怀,可能更多的来自于对生态环境和资源的持续破坏后恢复的选择,却并没有从根本上放弃了西方全球化占有其它弱小民族国家和地区的物质财富的欲望和野心。当然,我们也并不能够普遍怀疑一些西方文化批判精神的人真诚意愿,只是在清醒的认识到:对于一个决心不放弃已有欧美生活方式的各国思想者,全球化——的确是值得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和民族与地区反思的问题。



问题是:在西方全球化理念之外,是否有一个全球化的世界?这个全球化的世界问题,与弱小民族和国家与地区切身体验真的相去甚远。这不仅取决于文化历史的传承和所面临的困境,而是在全球化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推动进程中,民族国家生存问题由于面对整个西方化世界,而显得不能够对峙和抗衡。在强大的全球化的进程中,弱小民族国家被这个不属于自己文化选择的价值所苦恼,而又必须要为此付出牺牲文化和传统的灭亡为代价,选择进入全球化的历史创造自己的未来。这个伪问题就是这样的痛苦的折磨着世界上所有弱小的民族国家。



全球化与全球问题,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是一个虚假的伪问题,或者说对于西方资本主义的确是一个真实问题;后者是一个或多或少在受到西方化理念强制下生成出来的问题。对于弱小的民族国家与地区,当我们按照传统生活时,是全球化的政治、经济、文化强制打开了我们的门户,给予了一个全球化的问题,它摆在那里,是弱小民族国家与地区绕不过去的问题。这个伪问题,成为参与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必须要面对的,只要你选择了西方化的政治、经济、文化,你就选择了这样一个伪问题。全球化隐蔽着整个西方世界霸权话语强制,而全球问题却更多的波击到弱小民族国家与地区的生存,是我们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将自己的生态资源和环境完全置入到全球化的背景下,弱小民族国家与地区问题被抹去或换置为另外一种话语叙述,这就是伪问题对我们真实世界抹去和毁灭。



全球化是西方殖民化或话语霸权中的全球化,而真正的全球化对于弱小民族国家与地区仅仅是一个虚假的问题。一个伪全球化的问题,却让我们遭受了更多的时代灾难,这就是个人生活与命运中更多的体验到全球化的侵入和浸透。每一个人都用亲历的实践去感受全球化给我们带来的变化,更深的感到自己民族国家问题的消解,全球化强制我们对自己问题思考的忘却。这个伪问题的盛行,它几乎在所有开放的地区引起了人们对不确定生活的担忧和焦虑。



伪全球化的问题为什么会在世界文明中盛行呢?这就是因为,在历史不同知识背景下,感受全球化带的利益和问题不同,也是由于全球化是否真的存在引起人们的怀疑和思索。在封闭的社会环境中没有全球化的问题,全球化离我们很远。开放的社会有了全球化的问题,是由于西方文化的框架,构造了一个全球化的平台,让我们忽略了从自身体验去审视全球化。全球化的问题在这里陷入悖论:你用西方人眼光看问题,自然有一个全球化。相反,你从封闭的生命感受体验,全球化就是一个伪问题。对于全球化的剖析,我们看到了两种知识背景和视域框架下的全球化意识和问题。问题在这里仍然在于——是否有一个全球化的问题?换言之,全球化一直是否存在那里?我们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接近它的真实。或者说,没有如此理论支撑的全球化,就是从幻象中虚构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到来。



不论全球化是一个西方理论构造的虚假,还是真实的发现。在世界语境中,全球化这个问题已经被人们从多重视域中意识到了。整个世界需要西方式的全球化构造的幻觉,那些弱小的民族国家与地区,已经被全球化整合。不论他们否定与否,全球化已经让他们拱手将生态资源纳入到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之中。而换取暂且的世界物质财富涌流,保证生存的基本前提。问题在于,强势的殖民全球化,最终结果不是扶贫济穷,而是杀卵取蛋。这个命运就是不同境遇里,全球化过程中所要接受和遭遇问题,是全球化寻找他们,而不是他们寻找全球化。



一个资源共享的全球化——究竟对谁有利?这不证自明。世界的财富在全球化的掠夺中更加集中在极少数人和国家手中,这也是一个不争的实事。世界普遍的全球化带的生态资源的枯竭以及人民生活的不确定性加剧,这也是一个不用判断的问题。还有,开放的世界需要,不正是西方化三、四百年以来谋求的最终结局吗?!从这种意识的演绎上看,西方人的全球化,不论是科学和人文理念所支撑的全球话语,都十分可疑。或许,第三世界所感受到的全球化的伪问题,不过是他们换一种面孔进行叙述,也用它彻底刷新了现实。这一切,更让我们理解了——全球化是一个伪问题。因为它孕含着一个世界霸权的野心。真正地全球化或者期待我们重新界定,让这个伪问题真正进入到世界关注的视域中来,并让其全球化超越被剥削和压迫之上,超越对生态资源环境毁灭之上……这种非理想主义还原全球化的真实涵义被扭曲了,弱小民族国家与地区应该思考,让全球化问题回归到世界人们真正的认识之中,回归到它作为真实的问题之中……



2004年10月29日

lakeman发表于2005/11/8 20:06:26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