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我的贺礼——先把书读起来!
我的贺礼——先把书读起来!
“把读书报告写出来”就我而言是难度较大的一种庆贺方式,我的“银子”少少,只能降低所送贺礼的标准了:把自己最近读了什么书、正在读什么书、想要读什么书呈现给满月的“学堂”,愿“正来学堂”成为读书人温馨的家!祝大家能在学堂里把书好好的读起来!
  刚读完布迪厄的《实践与反思——反思社会学导引》,自己不但从他对于作为一门真正科学的社会学应是怎样的洞见中有所获益,而且他在研究中所显露出来的强烈的人文关怀、社会参与感也打动了我。所以,决定接着读他的《实践感》。
  最近断断续续的翻着《纯粹理性批判》,虽然每次都只是翻几页,而就在这几页中却还有大段大段的不明白,但是能边听王天成老师的讲解边读读原著,已是幸福之极!
  近期最想读的书是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与伊格尔斯的《二十世纪的历史学》,原因只有一个:感兴趣。
  法律书已经被我扔掉好久了,偶尔想起来有点愧疚。哎,等我那天找到一个能真正说服自己去读它的理由再说吧!
  末了提个倡议:希望“银子”如我这般少少的朋友以及读书破万卷、已过上“小康生活”的朋友也能贡献出自己的这种书目,既送了礼又有了交流,喜欢!
在路上发表于2004/4/7 11:27:42 
希望你贡献出自己的读书报告
如果你真的读完了《实践与反思》,希望你能把你的读书报告贡献出来,因为根据你谈自己感想的文字,直觉告诉我,你并没有把《实践与反思》的主要的知识增量上的贡献弄清楚。而且,去读《实践感》也不会对你理解《实践与反思》有什么太大的帮助。
吕鹏发表于2004/4/7 23:23:17 
请您不吝赐教
我很懒,一般不会自觉地去写读书报告,但是我真的是读完了它,呵呵,“相信我没错的!”但我决不保证自己读懂了它,我读书从未有过这份奢望。
  为了能再次见到吕鹏兄精彩的回帖,我就把自己之所以会有上个帖子中的那两点感想的依据说一下,等待你的批评指正:1、关于科学因素。布迪厄同时在两条线上捍卫着科学理性,一方面他反对学究常识,其反思性概念直接指向了深嵌在理论问题和学术判断范畴中的集体性科学无意识,另一方面,他也反对常人常识,“认识论断裂”就是要与那些在表面上看起来是常识性的、令人感到习以为常的东西划清界限,将各种由客观结构制约但同时又赋予活生生的世界以结构的理解预设和认知图示作为知识的对象,而非知识的手段。作为科学的社会学借助于反思所提供的手段来遏制由无反思性所引发的各种偏见,努力寻求有关社会结构与心智结构之间的对应关系。否则布迪厄认为社会学研究将得不到什么客观化了的东西,因为其中参杂了理解对象的原则本身。2、关于伦理因素。布迪厄认为正因为反思社会学是一门科学,所以也就蕴含着一种伦理。情境强加给社会行动者的力量有一部分是通过性情倾向而由行动者自己赋予自己的,所以如果能够通过科学对场域中的位置与性情倾向之间的契合关系、以及由此契合关系而发挥作用的决定机制有所了解,就能够确认和识别自由的真正所在,并通过改变对情势的感知理解,自觉利用或压制性情倾向,在某种程度上限制决定机制,切实享受到某种程度的自由。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布迪厄对于有关“社会疾苦”的研究一问的回答,特别是他对于一位巴黎邮件分拣员的描述,让我体会到他那强烈的介入其中的伦理冲动。
  就吕鹏兄所说的,我想讲一下两点:1、《实践与反思》是我正经八百看的第一本社会学著作,因此我所面对的就只是一个点,而不是整个社会学的学科传统,就此而言,要弄懂它在“主要的知识增量上的贡献”实在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这可以从我白描式的感想中看出来。我知道较之我的这种白描,在学术传统或学科传统中探究其就知识增量的贡献无疑是更有意义的,真的希望就此问题能得到你的不吝赐教。2、我对于你所说的“去读《实践感》也不会对你理解《实践与反思》有什么太大的帮助”不甚明白,不知能否说得更为详细点。
  你的批评、建议对于刚刚踏入社会学领域的我来说非常重要。谢谢!
在路上发表于2004/4/8 2:28:52 
潜水中……
最近有点浮燥。
  很想在学堂满月之时拿出我的读书报告。也看了一些书,但是却没了一种平实的心态。这样的状况对于学术而言是有百害而无一益的。只好效仿在路上同学,汇报一下近时所思所感,以为贺礼。艰难潜水,为求出水之日。
  前一段时间在思考文化层面的全球化问题,因为感觉到现时全球化和反全球化的交锋主要集中在社会、文化、价值、伦理层面。文化层面的全球化和本土化早已是个老问题了,但是觉得这种表层探讨是否真正有益处?全球化、本土化的这种提法背后起支配作用的思维方式是什么?做一做语义分析会觉得很有用处。全球化、本土化不管如何不共戴天,但是各自背后起支配作用的,都是同样一种本质主义的化约思维。因而,我们在主题探讨“法律全球化”问题的时候,如何跳出这种二元对立的认知框架,消解掉某些一直困扰着我们的问题,从而建立起真正的问题和思考?
  主要还是在关注宪政问题。准备从哈耶克的宪政观入手。也许这一入手就难以回头,因为面对的是一个宏大的思想体系和它的更为深不可测的思想背景。有以下两方面的思路:
  一是哈耶克的宪政观与整个自由主义立宪观是怎么样的一种思想渊承。哈耶克的宪政观念所承续的是怎样的一个思想脉络,哈耶克在这一思想脉络中有着什么样的发展,他的知识增量体现在什么地方?
  二是从哈耶克的宪政观本身而言,它是怎样的一个发展历程。哈耶克的知识观按邓老师的研究,有一个时间维度的不断深化的过程,那么他的宪政观是否也存在着这么一个时间维度的变换?如,体现在《自由秩序原理》和体现在《法律、立法与自由》中的哈耶克的宪政观念是否有不同?它们之间的承接和转换是什么?哈耶克的这样一种认识的增进意味着什么?正在做这一方面的梳理工作。
  正在恶补宪政的课。最近在看“宪政译丛”的几本书,先是路易斯·亨金的:《宪政·民主·对外事务》(薄薄的,易于看完,先增强一下信心),《宪政与权利》。
  问题的提出和看书的视野折射的正是个人的盲点所在。希望学堂的各位学友指正。不胜感谢!
小平发表于2004/4/8 3:10:37 
师妹感兴趣的东西挺多啊。
刚刚买了布迪厄的《实践感》,不过就是在书店里翻了翻。
感觉他说的理论理性和实践逻辑在知识上并没有多大贡献。
我真正喜欢的还是形而上学,而且只有形而上学。
一水寒发表于2004/4/8 15:20:58 
欢迎大家继续讨论
我读《实践与反思——反思社会学导引》还是一年前的事情,为了回应“一路上”MM的问题,又翻出来快速浏览了一遍。下面的几点感想,欢迎大家继续讨论和批判(因为邓老师推荐过法学院的同学去读这本书,所以肯定会有很多高手参与到这个讨论中,如果能起到这样的一个抛砖引玉的效果,甚感欣慰)。
  1、 首先要说明的是,布迪厄在社会理论上的贡献基本是和他的经验研究结合在一起的,或者是通过他的经验研究表现出来的。所以,对楼上那位因为喜欢“形而上学”而认为布迪厄关于实践逻辑的论述没有贡献的网友的说法不能认同。一个学者的贡献主要地不取决于他表达问题的方式,而在于他所要阐述的内容和激发我们的思考。
  2、《实践与反思》是一本总结了布迪厄几乎所有重要思想的导论性质的著作,所以,它带给我们的启示必然是多重的(比如社会资本、社会再生产、语言与符号暴力等等)。所以,“在路上”MM所说的感想是有其意义的,至于是否恰当,则需要进一步讨论。比如布迪厄虽然自己说了社会学的科学性,但他的思想是否可以被盖上一个寻求“科学的社会学”的努力的帽子?或者,这个“科学的社会学”是在什么意义上使用的?显然的,布迪厄本人要做的,恰恰是反对那些科学主义的、唯智主义的“实体论”的思维方式,而代之以一种他称之为“关系论”的思维方式。所以,尽管布迪厄会说建立科学的社会学,但他的真正意义显然不是要去寻求一种你所说的那个意义上的“科学”的理论。我们应该尽量用布迪厄自己的术语去概括他自己的思想,而不是选择一个容易引起歧义的别人的术语,除非你能说明之所以这么做的理由。我的一个印象是,你恰恰是对布迪厄的“核心术语”(例如“关系论”的思维方式)缺乏足够的玩味。如果做到这一点,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新结构功能主义的代表人物亚历山大会说布迪厄是一个“失败的综合”(载亚历山大:《世纪末社会理论》,上海人民出版社。推荐这篇文章,是想让你了解一下“科学的社会学”是如何看待布迪厄的)。
  3、在我看来,布迪厄主要的为社会学理论做出的知识增量上的贡献,是他关于“结构主义建构论”或“建构主义的结构论”的论述,从而使他和他同时代的社会思想家一起,打破了长期以来垄断社会学理论的种种“二元论”的对立。这一问题显然在这里无法展开,不过我的一个建议是,要想真正理解布迪厄的贡献,就必须首先去了解社会学理论在其生成的过程中所诞生的种种二元对立,以及布迪厄所处的那个时代里社会学理论所发生的知识论上的重大转变。而且,布迪厄的那些最有启发意义的概念,例如惯习、场域、资本,都是围绕这一基本思路构成的。可以推荐的一篇文章是《社会学与社会建构论》(载《国外社会科学》2002年第1期),这篇文章虽没谈布迪厄,但却谈了一个知识社会学的问题,这应当是一个重要的背景。
  4、最后,《实践与反思》主要的,是一个关于“反思社会学”的导引,而《实践感》在形式上是一本人类学的著作(当然,布迪厄用它自己的方式在这项经验研究中论述了“实践的逻辑”这个他的“实践理论”中最重要的问题)。这两部著作当然是有着密切关联的,而且阅读《实践与反思》肯定会帮助你理解《实践感》,但是,我根据你所列出的你自己的读书经历和读书计划,得出一个你去读《实践感》不会有太大收获的判断,这个判断仅仅是针对你的。所以,我的建议,是你应该去读一些人类学的介绍性的论文及基本的关于社会学思想脉络或理论结构的书之后,再去读《实践感》。而且,如果时间充沛的话,我倒是强烈建议你首先去读李猛写的一篇介绍性的文字(发表在杨善华编:《西方社会学理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学人有售),再去重看一遍《实践与反思》。因为布迪厄从其早期具有比较明显的结构主义色彩的人类学研究,转向“结构主义的建构论”的思维方式还是有一个过程的。所以,如果你不能够对这个过程中布迪厄思想的变化和整体脉络有个了解,那么是非常危险的。

 
吕鹏发表于2004/4/8 16:48:05 
解释两点
谢谢你给予我的诸多指导。谢谢你为我推荐的文章,我认真地读了其中的一篇,自己正需要看这种梳理理论脉络的文章。读了你的贴后我想解释一下两个问题:
  1、我使用“科学”一词的理由。在《实践与反思》中,我能够体会到布迪厄反对将理论模型物化、将研究对象实体化时的强硬立场。那么我所意指的“科学”是什么?其实很简单,你应该还记得布迪厄在书中引用了巴什拉的这样一句话:“唯有关于隐藏事物的知识才是科学”。通过反思性这一工具,布迪厄试图将社会上预先建构的对象的社会建构过程本身作为研究的对象,也就是说将预先建构了的对象的建构背后所隐藏的认知图式作为研究对象,而通常它们都是不言而喻的,是作为社会行动者的信念性理解而存在以至于无法被其意识到或反思到。就反思社会学旨在探求掩盖于社会表象下的权力关系真相的意义上,我跟着布迪厄说它增加了科学知识,我自己说它是一门真正的科学。
  2、我的读书动机。我打算读《实践感》(实际上我最初想读的是《继承人》,只不过里面的图表太多了,让我一时无法适应,只好作罢),原因也很简单。布迪厄作过这样一种表述:“传承一门手艺”。其实,我并不想在抽象理论的层面上把握《实践与反思》中提到的那几个概念,相反,我非常希望深入到细节中,去切实体会从他的实践中所传递出来的那门手艺,希望跟随他的研究对象建构过程,去体会他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进入”他的研究世界的;怎样辨析出某一特定场域(或资本)?怎样划定场域的边界?怎样确定场域中的各种位置?怎样借助类推方式在特殊个案研究中实现一般化意图?一句话,就是想去找这门手艺的“诀窍”,而不是概念和概念在头脑中的来回过渡。
  还有就是,讨论时请不要再加“MM”好吗?呵呵,布迪厄对于性别的讨论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路上发表于2004/4/9 3:40:31 
感谢师兄!
我一直都在朴素的喜欢着形而上学,想当初还是师兄领我上得路,心存感激,不敢忘却。谢谢!
没办法,我读书总是乱七八糟的,没有耐心、毅力持之以恒的研究点什么东西。自我批评一下!
在路上发表于2004/4/9 3:51:50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