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全球化论坛»读第三章:《全球贸易与全球市场》和《结论:全球化的当代形态》
读第三章:《全球贸易与全球市场》和《结论:全球化的当代形态》
(一)对第三章内容的简单梳理
本章依照时间的顺序区分了贸易全球化的历史模式,从工业革命前→古典金本位时代→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当代,并且按照导论中构建的分析框架,从四个纬度,即广度,强度,速度,影响详细分析了贸易全球化各个历史形态的特征,(这是作者重点分析的,具体件P248-249的网格表)。此外,作者还分析了全球化贸易关系的影响,从决策影响、制度影响、分配影响、结构影响以及全球贸易关系对国家自主和主权的影响。
(二) 我对这两章的理解和困惑的几个问题
1:作者在导论中P36结论中强调:全球化最好被理解为一个进程或者一组进程,而不是单一的状态。在贸易全球化过程中,作者的这一说法是贯穿始终的。但有一个疑问:全球化的进程有起点吗?从本章内容来看,作者从古代到民族国家兴起时就把其归入贸易全球化的一个形态。并且作者似乎在正本书中都在回避不同领域如政治、经济、文化等的全球化的起点问题,而是用导论中P32-33所示的“全球化逻辑类型”为自己解围。就本章的贸易全球化来说,工业革命前,仅仅是简单的洲际贸易;在古典金本位时期,贸易也仅仅集中在少数发达国家之间,并且各个国家也大都不同程度的采取保护倾向,限制全球市场的形成;一直到18世纪和19世纪早期,贸易虽然有所发展,但对于像中国、非洲中部一些国家起到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贸易的状况比前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直到二战之后,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才建立了贸易秩序的基础。
在二战之前,以欧洲为中心的联系称得上是全球化吗?
作者究竟在什么思路和逻辑上定义“全球化”?导论P22对全球化的定义似乎并不是令人信服。如果作者本身对“全球化”的界定是模糊的,那么他的全球化模型以及四个纬度所组成的全球化的各个历史形态也就是无稽之谈了。
读这本书确实很痛苦,因为一直在各种“全球化模型”转来转去,在作者看来,似乎地区与地区之间、文明与文明之间、或者白皮肤与黑皮肤的人第一次相遇了,就算是全球化了。我认为归根结底是因为作者没有给全球化本身做一个很好的界定。
2:质变和量变的问题
在第一次读这本书的讨论中,我们读书小组仅仅是讨论导论的内容,当时有同学提出“质变”和“量变”的问题,对作者建构的“全球化模型”提出质疑。当时我们认为质变和量变是我们自己想出来的,作者本人并没有说这个问题,所以当时讨论未果。但事实证明,我们当时提出的问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后来的章节中,最起码在我读的这两章中,作者三处提到质变和量变的问题。
(1) P238,“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贸易强度发生了质的变化”;
(2) P589,“我们认为,在几乎所有领域全球化的当代模式都不仅仅在量上超过了前面的各个时代,并且也表现出无可匹敌的质的差别”
(3) P594,“我们要强调的是,虽然其中某些技术的发明本身不足以解释其利用、普及和增长,但是无可置疑的是,它们推动了当代全球化量的增长和质的改变”
在我理解看来,作者的质变指的是全球化不同历史模型之间的转变,量变是促进这些历史模型变化的过程。既然作者承认全球化有质变和量变,但如果质变是从稀疏全球化变为密集全球化,或者其他类型的全球化,那么变来变去,都在全球化的圈子的变,似乎作者所建构的全球化模型拥有无穷的魅力,把所有类型都包括其中。但这种模型的建构似乎很荒唐。
我的问题是:如何理解作者所说的“质变”和“量变”?这种变化与作者所建构的“全球化模型”如何协调?贯穿全文的“全球化模型”有多大的意义?(如果把作者得“全球化模型”推翻了,那么正本书的骨架似乎倒了,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3:作者在结论中对四个时期的全球化形态又作了总结和分析,那么我们读完这本书,对不同领域的全球化形态及其特点和发展历程了解之后,我们能否解决一个问题,即:是什么促进了全球化的形成?或者说:全球化形成的首要推动力是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在结束本书时,也值得讨论。
4: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也是大家讨论过的问题,我觉得在读完这本书之后,我们仍然有必要再作深入讨论,即全球化对国家主权和自主性的影响的问题。国家主权是仅仅受到冲击了?抑或削弱了?抑或强化了?抑或又有了一个不同于传统国家主权的新的定义国家主权的出现?

心宇发表于2005/11/24 23:34:54 
一点看法
我所关心的问题是,赫尔德的这种分析框架能否真正地解释全球化。在我看来,赫尔德对全球化的定义、动力、分期、影响、轨迹都仅仅是基于其对全球化各种历史形态的描述,而他划分全球化的四种历史形态的标准在于广度、强度、速度、影响四个时空维度以及基础设施、制度化、分层化、交往方式四个组织维度在各个历史时期的不同表现。那么,为什么在不同的历史形态中这八个维度会呈现出不同的状况或者程度不同?也就是说,是什么促使了一个历史形态向另一个历史形态的转变?赫尔德并没有给出他的解释,而仅仅是在描述一件件的历史事实。如果全球化是一种历史进程的话,从赫尔德这里,我们却无法得出全球化为什么是一种历史进程。看不出推动全球化从一个历史形态向另一个历史形态发展的内在推动力。因此,在我看来,赫尔德根据八个维度和全球化类型学对全球化进行的历史形态划分,仅仅是一种历史现象的描述,他最终没有揭示什么是全球化以及其动因是什么这一根本的问题。

洋芋娃娃发表于2005/11/25 12:45:04 
我的看法
心宇学友的报告一看就知道比较认真,她在重点解读第三章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4个问题。虽然这些问题提得还是有点大,但至少可以在她的问题的基础上进行讨论并有可能在讨论中细化。
  由于我只认真地阅读过Held著作的导论部分和序言部分,所以针对她的报告,我主要提出几点总括性的看法:
  1,在对第三章内容的梳理上,心宇做得比较概括,这也许确实因为Held的书确实就是如此。但值得提醒的是,其他看过该书的学友对该章的内容本身完全可以提出自己的解读,或许有可能存在心宇所忽视或遗漏掉但可能在进一步讨论时甚为重要的部分。
  2,关于起点问题。如心宇所言,Held确实不关注所谓的“起点”问题。但是心宇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起点问题重要,更关键的是,为什么起点问题对Held的理论架构来说是重要的?如果不弄清楚这一根本问题,心宇就不能拿起点问题来质疑甚至否定Held的理论。因为,很有可能,起点问题不过是你自己想出来的问题而已,而不是Held的问题,Held对全球化的定义使他不需要回答起点问题。
  所以,在拿一个问题来质疑Held的时候,一定要论述清楚这个问题与Held的关联何在。否则,就可能是一个假问题。
 3,同样,关于质变与量变的问题,动力问题,这些问题的质问,也必须弄明白:在问这些问题时,Held是怎么样论及的,为什么会觉得这些问题处理不好会影响他的理论架构;还需要思考的是,自己所说的质变和量变与Held所说的是一回事吗?这样,才能够清楚地对Held进行质疑。
  4,实际上,心宇在讨论这四个问题时,隐含一个重大的问题但是没有揭示清楚,即Held的分析框架背后他的这种分析手法的限度问题。这是一个在阅读全书时始终予以思考和审视的问题。无可否认,Held的全球化概念,他对全球化历史形态的定量定质分析,以及他找的几个变量(速度、强度、广度、深度)贯穿了他的全书的分析,并且以非常浅显的方式展示了他对全球化的分析,而且他的分析手法也不能说毫无价值可言。但是,在我看来,他的分析手法在定量和定性中给了我们一种平面化的全球化图景(对各个全球化模式的标本式解读和比较),但是,却不能给我们一种进程的揭示(我在这里并不需要一种线性进化论意义上的进程),也就是说,不能够揭示全球化各历史进程之间的联系,不能揭示全球化进程背后的动态因素。我在这里的看法当然有可能是错误的,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着眼于Held全球化分析手法的限度。
  5,心宇在全球化与国家主权的关系问题上,提问过于笼统。既没有指出Held本人在这上面的观点及其缺陷所在,也没有由此去考察其他的有关这方面的观点。这种提问方式不利于问题的讨论。因为,我们始终要在一个问题背景下来讨论问题。
清风发表于2005/11/26 16:20:35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