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全球化论坛»一个分析框架的可行性:《全球大变革》报告(  修订稿)
一个分析框架的可行性:《全球大变革》报告( 修订稿)
一个分析框架的可行性:《全球大变革》报告

针对混沌的全球化研究现状,本书试图建构出一个全新的分析框架来为全球化的四个核心问题提供知识的基础,什么是全球化,应该如何界定,当代全球化是否代表了一种崭新的状况,全球化与国家权力的消亡、复兴或者转变有关系吗,当代全球化对政治产生了新限制吗,全球化如何能够被文明化、民主化?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在未加反思全球化研究现状的前提下,这种问题与其分析框架何以可能?这个问题不解决,就造成以后的分析的矛盾性不可抑制。这个问题先放在这儿,接着作者的思路,看这个问题到底是不是问题.在2-8章,作者们分别从军事,贸易,金融,公司,人口迁移,文化,环境方面用其框架描述或者分析全球化现象和形态,并试图在结论中对上述四个核心问题作出回答.对第一个问题,全球化的历史形态:新在那里?通过对比前现代与现代早期以及现代的全球化,作者总结到:从全球化如何组织和复制的意义上讲,与以前有无可匹敌的只的差别.并认为当代的全球化是各领域各方面实现了历史性汇合与集中的独特时代.(589页)作者并从时空组织汇合多样性的形式反思性对抗区域化西方化领土性国家形态民主治理等特点的描述总结出,有密集全球化的某些特点.(596-602)关于国家力量的终结复兴与变革的问题,跟他们在书中谈到的不同全球化轮廓与特征对民族国家的主权与自主性的影响有关.,作者认为国家权力角色功能正被重构重组以及重新安排.国家权力实施的条件被改变,并经历一场结构性的变革,创造着一个有多权力中心并且权威权力管辖重叠的体系-后维斯特伐力亚秩序.在政治的新限制?全球化的文明化与民主化中,政治依靠新手段继续存在,那么新在何处呢,政治命运共同体的合适边界何在.针对民主的关键性问题,作者总结了自由主义的国际主义,激进的共和主义与世界主义民主三种设想.试图找出一种全球民主治理合法性的依靠.而作者认为改变我们的政治制度是必须的.
首先在本书的框架下,对前提性追问的问题,一个不能回答的问题就是如何统一四个核心问题中的全球化,到底是一种现象还是一个分析性的概念抑或一种现实主义的解释.一个更大的问题是他是否跳出了他所预设的三大流派,更根本的是对于全球化他的奉献何在?
跳出作者的思路,与之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作者徘徊在描述性的全球化与规范化的全球化之间而不能解脱.一方面是对八大方面的全球化的现象描述,另一方面是又要对各个时代的全球化进行界定,令作者大伤脑筋.一面说,全球化是各个领域的单独展开,又说全球化的汇合.在未反思以前的全球化概念的使用就建模,我们要追问作者全球化概念的外延与内涵的一致性.因为在民族国家未出现以前的全球化的内涵与当代的全球化的内涵显然炯异.总之,我对本书的分析框架持一种谨慎的怀疑.
feifeixia0发表于2005/11/25 23:25:25 
关于问题的看法
实际上,feife学友提的是一个好问题。
 但是在线论坛“飞天儿”的意见还是值得重视的。特此引用:“学友在文中主要是对赫尔德的分析框架进行了质疑,认为其分析框架不可能,我要向学友求教的是:如果在自己分析框架中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并且根据自己的框架予以解决,那么能说这个分析框架是失败的吗?”
  此外,问题提出来了,但是对问题的建构和分析上显得过于空泛。而且思维显得活跃但跳跃(可能是我不理解的缘故)。
 我觉得,如果能够清晰地把问题提出来,然后再沿着问题脉络一直追问下去,那么讨论就更有意思了。
清风发表于2005/11/26 16:26:00 
回应
feife学友,我认为,赫尔德(Held)在《全球大变革》一书中并不是如你所说是“在未加反思全球化研究现状的前提下”提出自己的理论框架的,而是在对以大前沿义等(Ohmae)为代表的极端全球主义者、赫斯特(Hirst)等为代表的怀疑论者和吉登斯(Giddens)为代表的变革论者批评、借鉴的基础上提出来的。
首先,对怀疑论者和极端全球主义者,作者认为他们倾向于认为全球化预示着一种单一状态或者最终状态(即完全整合的、价格利率均等的全球市场)的到来,然后再来衡量经济全球化的当代模式在多大程度上符合理想类型。并认为这种“理想类型”的方法是令人不能接受的目的论和经验主义的。之所以是不能接受的目的论是出为,尽管没有合理的理由或者实际的理由肯定全球化——与工业化或民主化不同——有一个固定的最后状态,但是现在依然被解释为(显然应该被解释为)向既定未来终点前进的基石.而这种前进是线性的;之所以是不可接受的经验主义是因为,这种方法用统计数据来证明、肯定或者否认有关的观点,尽管这样做可能产生了许多困难。例如,虽然事实上把汉语当作母语的人口比把英语当作母语的人口多.但这不一定说明汉语是一种全球语言。同样,即使可以计算出西方国家在19世纪90年代的贸易/GDP比率约等于,甚至高于20世纪90年代的水平、也无法表明贸易在这两个时期产生的社会政治影响。因此,我们就会发现,与怀疑论者和极端全球主义者(包括变革论者)不同,在《全球大变革》中,作者不仅从广度、强度和速度对全球化进行描述,还增加了全球相互联系的影响这一纬度(包括决策影响、制度影响、分配影响和结构影响)。并且,把全球化视为一个高度分化的过程,体现在社会活动的所有关键领域中(包括政治、军事、法律、生态、犯罪等许多领域)。不像怀疑论者和极端全球主义者把全球化看作—个单纯经济的现象。(见《全球大变革》15-17页)
其次,与吉登斯等变革论者不同(虽然,就全球化是一个分化的、多面的进程而言,赫尔德也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变革论者),赫尔德认为全球化不仅是一种现代的现象。作者认为全球化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过程,要解释当代全球化的全新特征,需要有超越现代的视野,并采用了法国历史学家布罗代尔所说的“长周期”分析框架,为比较全球化的不同阶段或者历史形态提供门了较的平台,提出了他的“全球化的类型学”。
或许,这种相对“全面”的全球化视角可以算作赫尔德自己的贡献吧。下面再谈一点《全球大变革》没有吉登斯的《现代性的后果》一书的比较。吉登斯的全球化是西方的现代性在其动力机制——时空分离、脱域和反思性——作用下向全世界扩展的一个必然结果,其未来的不确定性来源于现代性的反思性。赫尔德没有对全球化给出一个贯穿一致的动力,而是人为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动力。比如,前现代的全球化的动力是政治和军事帝国、世界性宗教以及游牧民族的迁徙运动,现代早期的全球化的动力是欧洲、美洲以及大洋洲之间的人口流动、环境转变以及流行病的传播。这些动力都是一些经验性的并且有点偶然性的事实,而全球化状态的不确定性就来源于其动力的偶然性。赫尔的理论更像一种描述性的事后解释。
从头做起发表于2005/11/27 8:24:57 
关于反思与批判
对<<全>>书的批判是否一定要建构出一个理论呢,逻辑上可能是,但针对本书,可能的后果就是另一个分析框架的可行性.
关于反思的问题,楼上学友的是一种批判而不是一种反思,全球化的研究如此的混沌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都没有进入彼此的脉络,包括学友对<全>与<<现>>的比较.到底所谓的"各派"所用的全球化是什么意义上的全球化呢?这是一个必须追问的问题.
feifeixia0发表于2005/11/27 12:59:37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