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全球化论坛»《格拉纳达全球化宣言》 
《格拉纳达全球化宣言》

《格拉纳达全球化宣言》
 


--------------------------------------------------------------------------------


译者按:在2005年5月24日——29日召开的第22届世界法哲学及社会哲学年会上,哈贝马斯等学者拟定了一份关于全球化的宣言。因为这次会议是在西班牙南部古城格拉纳达召开的,故称为《格拉纳达全球化宣言》,由参加会议学者们签名后佈之于众。这份宣言并非此类文字中的范本,无论文字修辞还是形式内容都难称上品。不过它所表达的思想反映了当今世界法哲学界的主流倾向,不仅对了解世界法学哲学现状,而且对把握未来几年的研究热点,提出了足够的暗示,因此仍有参考价值。此译文据2005年5月27日文本译出。——於兴中



  过去数十年间,经济、政治及社会关系的发展,对各国人民间存在的行政上和政治上的界限视而不见,呈现出一种逐渐超越疆域和国家权力的态势。

  某种个别的行为和决定,无论如何遥远都能通过媒体、新的信息技术、经济网络及人们的来往得以传播,从而影响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人民的生活和命运。

  现在,人类的活动大多发生在全球层面。在这个全球社会交往互动的大河中,或主动或被动,我们都是其中的一份子。用一个大词来形容这种新的现实,曰“全球化”。然而,我们不应忘记,这是一个复杂、多面而且日益广泛而强盛的网络。经济全球化主要在于金融市场、国际商品市场、服务业市场及劳工市场的全球化。显而易见,我们正面临着一个超级国家或不受制于国家权威的跨国经济体的诞生。经济全球化正在使我们这个时代的社会病更为严重。

  然而,这并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与此同时还存在着世界文化形态的全球化,环境影响的全球化,信息通讯的全球化以及不安全因素和冲突的全球化。

  众所周知,这种复杂的人际交往的结果,为世界上一部分人带来了经济上的好处,以及文化上的营养。然而,我们同时也正在见证威胁着成千上万民众的苦难、文化的阙如及边际化。有些地方的人民仍然挣扎在缺乏食物,缺乏饮用水,被传染病、没文化及迷信等困扰的生命的地平线上。大公司之间,各种经济角色之间的经济关系往往伴随着无法控制的金融投机,对于劳工的无耻剥削,挥之不去且日益增加的对儿童的剥削,对妇女的歧视以及由于缺乏正当性的政治权威贪污腐化,而导致其全体人民失去自然资源等等。

  是故,全球化的社会是一个对亿万民众具有负面影响的建构不良的社会。套用时下流行的术语,可以说这里存在着“全球不义”。毫无疑问,这种不义与社会不均导致了无法遏止的移民潮。这些人被逼上了绝路,在绝望中一次又一次地试图进入别的国家。无论这些国家对他们的敌意有多大,它们为这些人提供了可以正当生活的一线希望。

  经由计算机网络传播的各种信息和通讯,以其绝妙的文化符号和科学符号对人的生活的入侵势不可挡。然而,亿万民众因这种陌生的文化而产生的异化恰恰导致了他们向传统信仰的回归,以寻求庇护,这也是无法掩盖的事实。这种反应可能引致民族间的不宽容,具有侵略性的民族主义和原教旨主义。其结果必将导致国际关系的明显恶化及恐怖主义和战争的出现。

  我们也注意到了日益增长的对环境的威胁,对自然资源的不合理开发,以及对不可替代的环境遗产的无度挥霍。

  新的经济、社会及文化关系体制要求一种新的国际秩序。就某种意义而言,全球化意味着一种控制和管制不严的社会过程,时常由缺少或根本就不具有民主正当性的力量所主导。截至目前,各民族国家已经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社会正义,至少在发达国家是如此。国界的突破及民族国家权力已不再可能解决的一些严重问题,需要更为有效的权威和管制。最重要的是这些权威和管制必须具有更多的正当性。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全球化是一种新的社会现象,它将国际社会置于一种需要一定程度的理性化的散乱状态。尽管国家仍然是国际秩序中的主要角色,但国家主导民主的范式已经远远不够。在正在成为现实的超越国界的新的经济、政治、社会以及文化关系体系下,国家仍然可以继续有效地发挥作用,遏止该体系带来的负面效果。调整国际关系的法律和正义标准变得日益复杂和多元,但并不是变得更为有力。提倡这些法律与正义标准的国际组织无法使它们得以贯彻执行。它们的话语已经沦为口号而已,而国际交往的现实则变化莫测,难以预料。不公正和不平等的现象正在日益加深。非政府组织及构成全球公民社会的个人和团体在谴责这些不公正和不平等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它们可以做得更多。

  同时,国际权威和国际机构存在着严重的民主缺陷。我们需要加强并赋予现有的国际机构更多的正当性,无论其为严格的政治机构还是经济机构。我们需要创造面对新的形势、能够减少民主国家弱点的新的制度。

  至关重要的是使政治辩论更加诚实,更加关注重大问题,而不是注重策略和口号。有鉴于此,我们感到有义务号召我们的政府、公民同胞、国际组织及大型国际机构采取新的坚定的态度,将平等、自由融入全人类的有效价值,从而将全球化的方方面面均纳入法治的范围。这种法律应服从一般民众的意志,而非少数几个人的意愿。二十一世纪面临着建构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的巨大挑战。人权应该成为这个秩序中法律与政治的真正基础。为达此目的,我们认为,最为根本的是要回归最为崇高至上的政治,对于公民来说,则为重获对于自身权利的觉醒和关爱。



格拉纳达

2005年5月27日



feifeixia0发表于2005/11/27 12:41:07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